威廉希尔中文网站 > 债券 > 吸引了大量学生和家长与其签订留学服务合同,37.09%的企业成立时间不足1年
2020-03-18
吸引了大量学生和家长与其签订留学服务合同,37.09%的企业成立时间不足1年

本报记者 李向磊 北京报道 “我们从今年七八月份就开始重点准备了,因为申请的美国的大学截止时间在明年的1月份。”正在准备为孩子申请美国一所名校的家长林女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提前准备了之后,如果顺利被录取,刚好过完年去上学。 林女士表示,当前正是留学申请的黄金时段,各大留学服务机构纷纷举办留学展会。记者注意到,2019年是留学服务机构资质审批取消的第三年,大量留学服务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天眼查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经营范围中含“出国留学中介服务”的企业数量猛增。 多位教育行业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留学服务机构数量快速增长的背后是学生和家长持续增长的出国留学需求。“家庭经济收入持续提升是留学市场不断升温的根本原因,此外海外好的大学更多,学生和家长有更多选择的空间。”建业教育集团CMO吴峥对记者表示。 不过,在留学服务机构数量快速增长的同时,捆绑销售、携款跑路等留学服务机构负面事件层出不穷,成为教育市场问题高发区域之一。留学市场玩家猛增 “在线预约可以享受签到特权、讲座特权、语言测试优先权……”启德教育自9月下旬开始,为期近两个月的国际教育展正轮流在全国31个城市举行。 事实上,在当前留学申请的黄金时段,除了启德教育外,新东方前途出国、啄木鸟教育等各大留学服务机构也纷纷举行类似活动吸引学生和家长。比如新东方出国留学推出“美国本科·2019召集令”以及面向有意向去英国留学学生的巡回面试会“UK TOUR”。 “我们家孩子学习成绩还可以,送孩子出国留学是原本就计划好的,更多是想让孩子开阔一下视野。”家长刘女士表示,国内高考竞争激烈,优质大学尤其如此,相对而言,国外大学申请相对容易,且可选择的范围更大。 留学人员数量的不断增加,促进了留学市场的蓬勃发展,并涌现出越来越多的留学服务机构。记者在天眼查以“出国留学服务中介”为关键字进行搜索,相关企业数量超过10万家,其中,成立2年及以内的留学服务机构数量约为7万家。 同时,记者注意到,与新东方出国留学等行业巨头不同,在众多新成立的出国留学服务中介中,小微企业占比较多。天眼查数据显示,成立2年及以内的,注册资本200万元以内的出国留学服务中介数量约为4.7万家。 在吴峥看来,出国留学服务中介数量快速增加的根本原因是老百姓收入提高了,能够担负起出国留学的费用。他表示,部分中产阶层家庭的孩子难以考进国内好的大学,而国外不逊色国内顶尖大学的高校有很多,学生和家长相对有更多的选择。此外,随着国家倡导“一带一路”,以及扩大对外开放,也需要具有国际视野的人才。 “出国留学服务中介数量快速增加,与留学人数的增长有一定关系,因为学生或家长从有留学期望到实现留学,这(中间)有一定差距。这个差距越小,留学机构存在的必要性就越小,反之,就增加了留学机构的市场空间。”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达了类似看法,家庭经济收入的增加是出国留学的基础。学生和家长留学需求的增加,为出国留学服务中介提供了市场空间。此外,留学服务机构管理政策的放开,也降低了行业准入门槛。 记者注意到,2017年1月,国务院印发的《关于第三批取消中央指定地方实施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中明确规定,取消留学中介资质审批。这意味着留学中介不用在当地教委进行资质审批,直接在工商注册。此外,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66.21万人,较2017年度增加5.37万人,同比增长8.83%,连续五年呈现增长态势。 留学中介资格认定的取消,降低了行业准入门槛,拆除了传统出国留学服务中介的赖以自豪的“护城河”,为一些中小留学服务中介进入市场创造了机会。 一位不愿具名的留学行业资深从业者告诉记者,随着行业门槛降低,出国留学服务可以以小工作室的形式开展业务。与规模较大的留学机构不同,这些留学工作室更加注重为学生和家长提供更有针对性、个性化的服务。 记者了解到,在一些中小出国留学服务机构从细分市场切割行业蛋糕的同时,留学行业老牌玩家依托体量优势,延伸产业链,布局留学前中后期一站式服务。例如,新东方在2018年末成立留学考试编辑部,构建留学考试领域的内容护城河,而启德教育除了推出一站式留学服务之外,还针对低龄留学学生、申请美国名校研究生等不同层次学生推出针对性产品。 “个人工作室模式的留学服务机构主要做细分市场,尤其是在三四线城市,也有部分家长有经济实力送孩子出国留学。”吴峥说,但提供一站式服务,对留学服务机构的实力比较高,主要是一些大的留学服务机构,甚至有的留学服务机构还可以在学生毕业后帮助推荐工作。前景与痛点并存 随着出国留学人员总数的增长,留学市场规模也在不断扩大。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留学服务行业发展前景与投资分析报告》显示,2016年整个留学市场规模超2500亿元。智研咨询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2020 年留学市场规模分别为3700亿元、4500亿元、5500亿元和 6600 亿元。 与前景向好,市场增长空间巨大,以及留学服务机构数量快速增长并行的还有存在于出国留学领域层出不穷的携款跑路、捆绑销售等层出不穷的负面事件。 今年6月,国内首个在A股上市的留学品牌——太傻留学机构被曝卷款跑路。此前,太傻留学凭借“专注留学服务17年”“成功率高达98%”“不满意全额退款”等承诺,吸引了大量学生和家长与其签订留学服务合同,并支付费用。在太傻留学被曝深陷财务危机、卷款跑路之后,不少学生的留学计划被迫中止,部分学生交费后还没有开启留学服务,公司就已经失联。 不仅如此,知名出国留学机构启德留学、金吉列,以及好未来旗下顺顺留学等多家留学服务机构也被媒体曝出学员维权难的新闻。 “一些留学机构的留学顾问为了业绩提成,在办理学校申请时,会给家长们推荐返还佣金高的院校,而并不是那些更符合学生个性化条件的院校,留学顾问通过诱导式的说辞悄悄地更改家长和学生们的择校意愿。”上述留学行业资深从业人士告诉记者,有些时候,可能还会涉及到部分申请材料内容造假,凭空编撰申请资料。甚至如果申请者申请条件不够,一些留学服务机构还会利用他人资料信息顶替。 “80%导师拥有海外名校背景,为您打造专属留学方案;咨询+培训+留学一体化服务,让您的留学无后顾之忧。”记者在某留学平台上看到类似的宣传语。不过,在郑州一家大型留学机构工作多年的刘老师对记者表示,大多数留学宣传的优势是为了吸引优秀生源报考,但更多是一些留学中介机构的宣传噱头。 在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赵占领看来,在与中介机构签订出国留学合同时一定要多提防“陷阱”条款,在前期问询及报名缴费时注意保留好证据,以防后期发生问题,造成维权难。 “出现无法入学或与报名时承诺不同等问题时,留学服务可能会把先前的口头承诺都推翻,反悔称合同中都没写。因此,学生和家长在报名时,对于任何存在疑虑的问题点都要白纸黑字落实在合同里。确认合同内容及各项收费明细,在合同中明确退款条款,包括申请失败未能获得录取通知书等意外情况后的退款明细。”赵占领说。 “学生和家长在选择留学服务机构时,应该注重所选留学机构的专业能力,其次是相应业务的流程熟悉程度,以及有没有独特的海外留学资源,这几个因素都决定孩子能否去到一个好的学校。”吴峥表示,除此之外,家长还应该注意到,国外大学都是宽进严出的培养模式,不要以为申请上了大学就可以高枕无忧,如果孩子学习懈怠,也有可能出现毕不了业的情况。因此,在选择品牌、口碑过硬的留学服务机构的同时,也应该在了解国外大学与国内大学培养模式上的差异,实现让孩子出国留学的目的和价值。

原标题:留学服务机构猛增背后:家长需求增多 行业痛点仍存

威廉希尔体育app下载 1

“我们从今年七八月份就开始重点准备了,因为申请的美国的大学截止时间在明年的1月份。”正在准备为孩子申请美国一所名校的家长林女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提前准备了之后,如果顺利被录取,刚好过完年去上学。

中新经纬客户端11月7日电 (赵佳然)近年来,出国留学愈发变得大众化,而随着留学服务机构资质审批的取消,国内的留学中介机构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与此同时,行业内法律诉讼量连年上涨,消费者对于留学机构虚假宣传、传达误导信息、未按规定退款等情况的投诉与日俱增。

林女士表示,当前正是留学申请的黄金时段,各大留学服务机构纷纷举办留学展会。记者注意到,2019年是留学服务机构资质审批取消的第三年,大量留学服务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天眼查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经营范围中含“出国留学中介服务”的企业数量猛增。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近年来留学市场更加活跃,产品更加多样化,然而家长和学生也需提高防范意识。消费者在选择留学机构、签订合同的过程中,需对可能出现的高风险违约情况进行严格的违约责任限定,从而降低消费风险。

多位教育行业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留学服务机构数量快速增长的背后是学生和家长持续增长的出国留学需求。“家庭经济收入持续提升是留学市场不断升温的根本原因,此外海外好的大学更多,学生和家长有更多选择的空间。”建业教育集团CMO吴峥对记者表示。

留学中介一半为“新手”,4000多家企业经营异常

不过,在留学服务机构数量快速增长的同时,捆绑销售、携款跑路等留学服务机构负面事件层出不穷,成为教育市场问题高发区域之一。

2017年以来,留学中介企业数量增长迅猛。天眼查根据经营范围中含“出国留学中介服务”的企业信息统计显示,2016-2018年留学机构总量分别为10306家、15914家及25238家,而截至11月6日总量升至37172家。

留学市场玩家猛增

从成立时间来看,37.09%的企业成立时间不足1年,49.9%的企业成立时间为1-5年。也就是说,目前市场上留学机构中几乎一半为5年内成立的新公司。

威廉希尔体育app下载 ,“在线预约可以享受签到特权、讲座特权、语言测试优先权……”启德教育自9月下旬开始,为期近两个月的国际教育展正轮流在全国31个城市举行。

新东方发布的《2019中国留学白皮书》中指出,近年来出国留学“大众化”的特点依旧持续。据教育部数据,2018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达到66.21万人,相比前一年增长8.83%,全球化浪潮下,出国留学人数仍在持续增长。

事实上,在当前留学申请的黄金时段,除了启德教育外,新东方前途出国、啄木鸟教育等各大留学服务机构也纷纷举行类似活动吸引学生和家长。比如新东方出国留学推出“美国本科·2019召集令”以及面向有意向去英国留学学生的巡回面试会“UK TOUR”。

而对于留学的成本与回报之间的关系,消费者的心态也在发生变化。《白皮书》中称,在意向近4成的意向留学人群认为回报必然大于花费;超3成群体不在意回报,只要有所收获就好;只有1/4的群体表示,即使明知道留学后收入不及花费,但依然会选择留学。

“我们家孩子学习成绩还可以,送孩子出国留学是原本就计划好的,更多是想让孩子开阔一下视野。”家长刘女士表示,国内高考竞争激烈,优质大学尤其如此,相对而言,国外大学申请相对容易,且可选择的范围更大。

吸引了大量学生和家长与其签订留学服务合同,37.09%的企业成立时间不足1年。另一方面,由于留学机构数量不断增多,而服务质量参差不齐,使得该行业也成为了法律诉讼“重灾区”。天眼查数据显示,经营范围中含“出国留学中介服务”的企业中,4000余家企业显示经营异常,900余家留学服务机构有过法律诉讼信息。

留学人员数量的不断增加,促进了留学市场的蓬勃发展,并涌现出越来越多的留学服务机构。记者在天眼查以“出国留学服务中介”为关键字进行搜索,相关企业数量超过10万家,其中,成立2年及以内的留学服务机构数量约为7万家。

此外,留学服务机构的法律诉讼信息数量逐年上升,2018年相关企业法律诉讼量超过1700件;截至10月31日,2019年留学机构法律诉讼量已超过1600件;诉讼总量累计超过12800件。

同时,记者注意到,与新东方出国留学等行业巨头不同,在众多新成立的出国留学服务中介中,小微企业占比较多。天眼查数据显示,成立2年及以内的,注册资本200万元以内的出国留学服务中介数量约为4.7万家。

虚假宣传、退款难等问题突出

在吴峥看来,出国留学服务中介数量快速增加的根本原因是老百姓收入提高了,能够担负起出国留学的费用。他表示,部分中产阶层家庭的孩子难以考进国内好的大学,而国外不逊色国内顶尖大学的高校有很多,学生和家长相对有更多的选择。此外,随着国家倡导“一带一路”,以及扩大对外开放,也需要具有国际视野的人才。

留学服务机构数量的快速增长,使得留学行业泥沙俱下、鱼龙混杂,捆绑销售、携款跑路等负面事件并不罕见。

“出国留学服务中介数量快速增加,与留学人数的增长有一定关系,因为学生或家长从有留学期望到实现留学,这(中间)有一定差距。这个差距越小,留学机构存在的必要性就越小,反之,就增加了留学机构的市场空间。”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达了类似看法,家庭经济收入的增加是出国留学的基础。学生和家长留学需求的增加,为出国留学服务中介提供了市场空间。此外,留学服务机构管理政策的放开,也降低了行业准入门槛。

今年年初,有媒体报道称留学机构“太傻留学”身陷经营危机,分公司人去楼空,而部分消费者不仅无法得到中介费用的退还,连自己申请留学的进程都恐将延误。

记者注意到,2017年1月,国务院印发的《关于第三批取消中央指定地方实施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中明确规定,取消留学中介资质审批。这意味着留学中介不用在当地教委进行资质审批,直接在工商注册。此外,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66.21万人,较2017年度增加5.37万人,同比增长8.83%,连续五年呈现增长态势。

而太傻留学所属的北京澄怀科技有限公司,则为A股上市企业华闻集团(更名前为华闻传媒(000793,股吧))的子公司之一。天眼查显示,澄怀科技在今年3月曾因登记的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而在2016年曾因虚假宣传而被工商行政管理局处罚。

留学中介资格认定的取消,降低了行业准入门槛,拆除了传统出国留学服务中介的赖以自豪的“护城河”,为一些中小留学服务中介进入市场创造了机会。

据华闻集团财报,2018年度公司净利亏损49.91亿元,同比下滑1900.98%,出国留学咨询及相关业务营收为2093万元,同比减少 54.83%,主要为澄怀科技业务收入大幅减少所致。同年,公司计提商誉减值19.56亿元。而2019年半年报中,留学业务的营收已为“0”,营业成本为658万元。

一位不愿具名的留学行业资深从业者告诉记者,随着行业门槛降低,出国留学服务可以以小工作室的形式开展业务。与规模较大的留学机构不同,这些留学工作室更加注重为学生和家长提供更有针对性、个性化的服务。

通过查询投诉平台可获悉,消费者对于留学机构投诉的主要问题包括虚假宣传、拒绝退款或延误退款、隐瞒及误导消费者等。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李旻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消费者遇到留学中介未按事先承诺退费时,可以通过协商或诉讼的方式要求机构履行支付价款的责任,并按照合同约定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此外,若消费者在留学中介机构遇到中介提供虚假信息,导致自身合法权益受到损害时,可以要求该机构进行赔偿,并可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进行投诉、举报。

记者了解到,在一些中小出国留学服务机构从细分市场切割行业蛋糕的同时,留学行业老牌玩家依托体量优势,延伸产业链,布局留学前中后期一站式服务。例如,新东方在2018年末成立留学考试编辑部,构建留学考试领域的内容护城河,而启德教育除了推出一站式留学服务之外,还针对低龄留学学生、申请美国名校研究生等不同层次学生推出针对性产品。

“消费者在留学中介机构遇到中介未按合同规定提供服务时,视中介不提供服务的内容及程度是否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从而主张解除合同;不主张解除合同的,亦可要求机构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李旻补充道。

“个人工作室模式的留学服务机构主要做细分市场,尤其是在三四线城市,也有部分家长有经济实力送孩子出国留学。”吴峥说,但提供一站式服务,对留学服务机构的实力比较高,主要是一些大的留学服务机构,甚至有的留学服务机构还可以在学生毕业后帮助推荐工作。

资料图 中新经纬 摄

前景与痛点并存

业内人士:高收费并不意味高端,选择需谨慎

随着出国留学人员总数的增长,留学市场规模也在不断扩大。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留学服务行业发展前景与投资分析报告》显示,2016年整个留学市场规模超2500亿元。智研咨询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2020 年留学市场规模分别为3700亿元、4500亿元、5500亿元和 6600 亿元。

对于中介费用、合同期限、退款金额等,中介机构的说法也各有差异。留学机构启德教育某家门店一位工作人员对中新经纬记者称,以法国硕士为例,申请5所学校需缴纳约2万元左右服务费,合同期限为48个月。

与前景向好,市场增长空间巨大,以及留学服务机构数量快速增长并行的还有存在于出国留学领域层出不穷的携款跑路、捆绑销售等层出不穷的负面事件。

该人员介绍道,中介费用需在签订合同时付清,如消费者后续取消了留学计划,则可以将名额转给其他消费者,或将服务内容改为游学等其他项目,否则只能获得退款1000元。当被问询若48个月内仍未通过学校申请,费用将如何处理时,工作人员称“一般都会通过的”。

今年6月,国内首个在A股上市的留学品牌——太傻留学机构被曝卷款跑路。此前,太傻留学凭借“专注留学服务17年”“成功率高达98%”“不满意全额退款”等承诺,吸引了大量学生和家长与其签订留学服务合同,并支付费用。在太傻留学被曝深陷财务危机、卷款跑路之后,不少学生的留学计划被迫中止,部分学生交费后还没有开启留学服务,公司就已经失联。

另一家留学机构的工作人员告诉中新经纬记者,中介费用根据学生所选的国家、学校的排名不同而各有差异,合同期限为5年,若消费者在签订合同后改变留学意向,则将被视为自动放弃,仅可退还中介费用的20%。

不仅如此,知名出国留学机构启德留学、金吉列,以及好未来旗下顺顺留学等多家留学服务机构也被媒体曝出学员维权难的新闻。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留学服务机构资质审批的取消使得行业更加活跃,产品更加多样化,然而家长和学生也需提高防范意识。部分机构和中介打着“特色服务”的噱头误导消费者,而高收费并不意味着高端,消费者需擦亮眼睛,选择合法合规、专业性强的留学机构。

“一些留学机构的留学顾问为了业绩提成,在办理学校申请时,会给家长们推荐返还佣金高的院校,而并不是那些更符合学生个性化条件的院校,留学顾问通过诱导式的说辞悄悄地更改家长和学生们的择校意愿。”上述留学行业资深从业人士告诉记者,有些时候,可能还会涉及到部分申请材料内容造假,凭空编撰申请资料。甚至如果申请者申请条件不够,一些留学服务机构还会利用他人资料信息顶替。

李旻指出,在签订合同时,消费者需要衡量自身消费习惯,选择与自身情况相匹配的消费模式,要注意机构在合同中对相关费用的收取、无理由解除合同的期限等约定,注意与自身权利义务有关的合同条款,对于不理解的专业词汇或有疑惑的合同条款要求对接人员予以释明,对可能出现的高风险违约情况进行严格的违约责任限定,从而降低消费风险。(中新经纬APP)

“80%导师拥有海外名校背景,为您打造专属留学方案;咨询+培训+留学一体化服务,让您的留学无后顾之忧。”记者在某留学平台上看到类似的宣传语。不过,在郑州一家大型留学机构工作多年的刘老师对记者表示,大多数留学宣传的优势是为了吸引优秀生源报考,但更多是一些留学中介机构的宣传噱头。

在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赵占领看来,在与中介机构签订出国留学合同时一定要多提防“陷阱”条款,在前期问询及报名缴费时注意保留好证据,以防后期发生问题,造成维权难。

“出现无法入学或与报名时承诺不同等问题时,留学服务可能会把先前的口头承诺都推翻,反悔称合同中都没写。因此,学生和家长在报名时,对于任何存在疑虑的问题点都要白纸黑字落实在合同里。确认合同内容及各项收费明细,在合同中明确退款条款,包括申请失败未能获得录取通知书等意外情况后的退款明细。”赵占领说。

“学生和家长在选择留学服务机构时,应该注重所选留学机构的专业能力,其次是相应业务的流程熟悉程度,以及有没有独特的海外留学资源,这几个因素都决定孩子能否去到一个好的学校。”吴峥表示,除此之外,家长还应该注意到,国外大学都是宽进严出的培养模式,不要以为申请上了大学就可以高枕无忧,如果孩子学习懈怠,也有可能出现毕不了业的情况。因此,在选择品牌、口碑过硬的留学服务机构的同时,也应该在了解国外大学与国内大学培养模式上的差异,实现让孩子出国留学的目的和价值。

上一篇:供应链是花费品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