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希尔中文网站 > 债券 > 三友化学工业一年一度纯碱临盆将时有产生当先1800万立方米废渣、废液,三友化学工业污染严重
2020-02-03
三友化学工业一年一度纯碱临盆将时有产生当先1800万立方米废渣、废液,三友化学工业污染严重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近日有报道称,三友化工向渤海湾排放了强碱性污水,导致周边海域变成了 “无鱼生存的死海”、“危及渤海生态”。对此,三友集团表示,三友化工向渤海排放的污水系经过沉降处理的弱碱水,未对海水水质造成破坏。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5月7日、8日,有网站发表了曝光“三友化工污染严重”的报道。5月9日,三友集团出具了一份《唐山三友集团有限公司关于××有关报道严重失实的说明》的“红头文件”,在这份文件中,三友集团反应激烈。5月12日,三友集团又出具了另一份说明,“根据当地政府领导的重要批示,为维护企业合法权益和整体形象,我集团已向公安机关报案,采取法律手段对不良诈骗行为严肃追究……”  三友集团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应称,三友化工纯碱生产采用了索尔维制碱工艺,以此工艺制碱产生“蒸氨废液”,国内外纯碱厂对该种废液均采用“拦渣筑坝、清液排海”处理方式。废渣液来源于制碱过程所用原材料石灰石和原盐里的杂质,主要成分是碳酸钙、氢氧化镁、硫酸钙、氯化钙、氯化钠,化学性质稳定。  “制碱是一种成熟的工艺,在全世界都有通用的技术。如果污染真的有那么严重,美国、欧洲还会允许它存在吗?”赵会平说。  据冯文华表示,目前三友化工纯碱生产能力为200万吨,每生产1吨碱,将产生超过9立方米废渣、废液。不难计算出,三友化工每年纯碱生产将产生超过1800万立方米废渣、废液。  三友集团回应称,三友化工对上述废渣、废液进行了循环再利用:“蒸氨废液”首先在三友化工临海的渣场进行沉降处理,废碱渣沉积下来后,可被用于建筑材料回收利用;沉降后的“上清液”主要成分为氯化钙、氯化钠,将在汇集后用泵抽送到滩晒区晒盐,用于生产氯化钙(融雪剂的主要成分之一)对外出售,“三友化工下属子公司志达钙业公司一直正常运行,生产的融雪剂在国内外市场销售”。  冯文华告诉记者,目前三友化工氯化钙生产能力为年产15万吨,正计划将规模扩大到30万吨。  冯文华表示,“上清液”中存在部分氯化钙无法除尽,这导致污水呈碱性,污水在经过酸碱度调节至弱碱性后排入渤海湾。“PH值偏高的现象确实有,这是所有氨碱法生产企业普遍存在的问题,都只能向海边排放碱性废水。”冯文华说。  三友集团还驳斥了污水 “PH值为14”的说法,“污水PH值为14是不可能的。PH值14是碱性的最高限,三友化工生产系统中PH值一般在9~11左右。对于外排上清液,公司有专门的加酸装置进行酸碱中和。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河北省环保厅、唐山市环保局对我公司污染物排放实施严格监管,国家海洋局对我公司排污口邻近海域检测的PH均在8左右,为弱碱性。”  对于“造就了一片死海”的说法,三友集团回应说,“综合评价该海域(排污口临近海域)水质质量较好,满足功能区要求”。“我们很多职工,包括领导层都是生在这里、长在这里,他的亲戚,包括他的姑、姨、舅全都是这个地方的,起码他得对得起良知吧……”赵会平说。  不过,在毗邻三友化工的黑沿子镇、尖坨子镇,有多位渔民、虾农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反映“碱厂(即三友化工)”存在污染,并称污染过的海水已严重影响到他们的生计。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在南堡经济开发区,向渤海排放污水的企业并非仅三友化工一家,海洋污染的原因、肇事者是谁至今仍扑朔迷离。  三友集团党建工作部部长赵会平表示,唐山市环保局目前正对相关情况进行调查,结论在近期有望出炉。  【编辑:尚艳】

中国化工制造网讯 “污染门”困扰着唐山三友化工股份有限公司 (股票代码600409,昨日收盘6.70元,以下简称三友化工)。 近日有报道称,三友化工向渤海湾排放了强碱性污水,导致周边海域变成了 “无鱼生存的死海”、“危及渤海生态”。在三友集团看来,其所属上市公司三友化工的遭遇无异于躺着中枪。 三友集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出具书面文件称:上述相关报道“严重失实”,三友集团已向所在地唐山市南堡经济开发区公安局报案。三友集团技术中心规划发展部部长冯文华向记者表示,三友化工向渤海排放的污水系经过沉降处理的弱碱水,未对海水水质造成破坏。 不过,在毗邻三友化工的黑沿子镇、尖坨子镇,有多位渔民、虾农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反映“碱厂”存在污染,并称污染过的海水已严重影响到他们的生计。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在南堡经济开发区,向渤海排放污水的企业并非仅三友化工一家,海洋污染的原因、肇事者是谁至今仍扑朔迷离。 三友集团党建工作部部长赵会平表示,唐山市环保局目前正对相关情况进行调查,结论在近期有望出炉。 三友化学工业一年一度纯碱临盆将时有产生当先1800万立方米废渣、废液,三友化学工业污染严重。三友集团:污水未破坏渤海水质 5月7日、8日,有网站发表了曝光“三友化工污染严重”的报道。5月9日,三友集团出具了一份《唐山三友集团有限公司关于××有关报道严重失实的说明》的“红头文件”,在这份文件中,三友集团反应激烈。5月12日,三友集团又出具了另一份说明,“根据当地政府领导的重要批示,为维护企业合法权益和整体形象,我集团已向公安机关报案,采取法律手段对不良诈骗行为严肃追究……” 三友集团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应称,三友化工纯碱生产采用了索尔维制碱工艺,以此工艺制碱产生“蒸氨废液”,国内外纯碱厂对该种废液均采用“拦渣筑坝、清液排海”处理方式。废渣液来源于制碱过程所用原材料石灰石和原盐里的杂质,主要成分是碳酸钙、氢氧化镁、硫酸钙、氯化钙、氯化钠,化学性质稳定。 “制碱是一种成熟的工艺,在全世界都有通用的技术。如果污染真的有那么严重,美国、欧洲还会允许它存在吗?”赵会平说。 据冯文华表示,目前三友化工纯碱生产能力为200万吨,每生产1吨碱,将产生超过9立方米废渣、废液。不难计算出,三友化工每年纯碱生产将产生超过1800万立方米废渣、废液。 三友集团回应称,三友化工对上述废渣、废液进行了循环再利用:“蒸氨废液”首先在三友化工临海的渣场进行沉降处理,废碱渣沉积下来后,可被用于建筑材料回收利用;沉降后的“上清液”主要成分为氯化钙、氯化钠,将在汇集后用泵抽送到滩晒区晒盐,用于生产氯化钙(融雪剂的主要成分之一)对外出售,“三友化工下属子公司志达钙业公司一直正常运行,生产的融雪剂在国内外市场销售”。 冯文华告诉记者,目前三友化工氯化钙生产能力为年产15万吨,正计划将规模扩大到30万吨。 冯文华表示,“上清液”中存在部分氯化钙无法除尽,这导致污水呈碱性,污水在经过酸碱度调节至弱碱性后排入渤海湾。“PH值偏高的现象确实有,这是所有氨碱法生产企业普遍存在的问题,都只能向海边排放碱性废水。”冯文华说。 三友集团还驳斥了污水 “PH值为14”的说法,“污水PH值为14是不可能的。PH值14是碱性的最高限,三友化工生产系统中PH值一般在9~11左右。对于外排上清液,公司有专门的加酸装置进行酸碱中和。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河北省环保厅、唐山市环保局对我公司污染物排放实施严格监管,国家海洋局对我公司排污口邻近海域检测的PH均在8左右,为弱碱性。” 对于“造就了一片死海”的说法,三友集团回应说,“综合评价该海域水质质量较好,满足功能区要求”。“我们很多职工,包括领导层都是生在这里、长在这里,他的亲戚,包括他的姑、姨、舅全都是这个地方的,起码他得对得起良知吧……”赵会平说。 威廉希尔体育app下载 ,渔民:近海渔业资源日见减少 三友化工的沉淀池位于南堡经济开发区,一侧与渤海相邻,一侧与丰南区的黑沿子河的入海口相邻,当地人俗称为“三渣场”。 “地震前,抠出去一两里地去,啥船都得抠一两船,现在呢,一个也没有。连个土羔子鱼,一蹦一串的都没有了。都药死了、都死了。你看我上船的时候像块鱼基本上海上都没有,像这个东西你得上黄海,渤海湾没有。多大劲儿了!”黑沿子河边,19岁起就上船出海捕鱼的老渔民高庆俊嘟哝着说。 “没有,连螃蟹都没有……”蹲坐在高庆俊旁边的女渔民插话道。 渔业资源减少,渔民合计出海不划算,在黑沿子河旁边,记者看到了一排一排的小渔船停靠岸边,“打工去了,上班儿。”女渔民指着一条渔船对记者说。高庆俊告诉记者,黑沿子镇东村、西村、北村有六七百条渔船,其中“八成”没有出海,“出去啥都没有,鱼捞不来,连油钱都搭进去,雇一个小工一天得一二百块,你雇得起?就在那儿呆着!”高庆俊指着河边停工的渔船说,他已经卖掉了自己的船。 近海捕捞越来越困难,渔民开始盘算着远海捕捞,这需要一次性投入几十万元的渔船、渔费用,也存在风险。一位渔民告诉记者,黑沿子镇渔船出海最远要到黄海捕捞,黑沿子镇曾有渔船在中韩海上边境捕鱼被韩国海警扣留,船老大被拘留,交十多万元罚款后才回到家。 “造纸厂、化肥厂……那个也不软和。它总往里面排污水,海上资源它不越来越少?”高庆俊说,在黑沿子河上游,有多道防潮闸,“造纸厂、化肥厂什么乱七八糟的水它截住。一到雨季儿,它得排洪啊,它上面控制不了就得放。一下雨、上潮水它得提闸,提闸就放下来了,就到海里了。” 曾在黑沿子镇养过15年虾的老人高智田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一旦渤海涨潮,潮水就会进入黑沿子河,并有可能漫进虾农的虾池子里。高智田说,黑沿子镇虾农最初养殖“东方虾”,在“东方虾”养殖困难之后,又开始养殖“南美虾”,目前“南美虾”也容易出现一种鳃上长黑斑的怪病。“反正是一年比一年早,开始是处暑前后得病,以后是立秋得病,在以后是大暑得病……也分池子,有的池子得病较轻,有的池子得病较重,有的死虾,天天里面都有死虾。”“当然以前没有这种情况,赶以后有这种情况。” “它满了,也是往外漫,往外溢!”高庆俊说。在记者访谈的多位当地人眼中,“碱厂”通常是被归咎的对象之一。 “你去问渔民、虾农,可能有八个会骂碱厂。他一边在吃着碱厂,一边在骂碱厂。”冯文华说,三友集团上万名员工中,除去部分专业技术岗位,大量员工均在本地人中招募,而当地人中渔民、虾农的家庭也不在少数,希望以污染为由向三友化工索赔。 至于三友化工海边沉淀池是否发生过泄漏、外漫情况,“我敢百分之百打保票不会出现这个问题,我们并不是说就这一个池子在这里放着,说满了没地儿排就到处流。这池子为啥要建两个到三个,就是为了倒换,我要把充分的沉淀时间跟那个啥时间安排开了。”冯文华说。 日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沿着三友化工的污水管道找到了其位于海边的“沉淀池”,只见沉淀池一望无际,池边一座抽水泵房里马达轰鸣。 但是,仅凭此,无法判断三友化工向渤海排放的污水PH值是否超标。 通过南堡开发区宣传处,记者向开发区环保分局发出了采访请求,希望获得环保分局对三友化工污水排放的监测数据,不过未能得到环保分局的回应。赵会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唐山市环保局正在对三友化工开展环境核查,结果近期有望出炉。 韩资皮革厂也被诟病 一位虾场主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南堡开发区尚存在其他环境隐忧,“地下水也有污染,有钱的人都想住到唐山去”。 据记者调查,一家韩资皮革厂在当地也颇为居民所诟病。在当地人带领下,记者找到了该皮革厂污水池,就位于开发区公路一侧。居民担心,该污水池中皮革废料会渗透进地下水,危及居民安全。不过上述信息尚未得到记者证实。

化工企业生产留下的电石泥废渣,如果排放到环境中,将严重污染环境和地下水,但是如果进行处理又需要大量的费用。因此,该如何处理电石法聚氯乙烯生产工艺中产生的电石泥废渣,一直是困扰化工行业发展的一个难题。 “通过课题组的科技攻关,这个重大难题终于被解决了。”海化集团总经理韩星三高兴地说。 从“废渣”中收益5千万元 其实,电石泥的主要成分是氢氧化钙,而纯碱生产中恰好需用氢氧化钙作原料。于是,课题组成功地开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电石泥替代石灰乳生产纯碱新技术,把氯碱树脂公司产生的电石泥废渣送到与其毗邻的具有年300万吨生产能力的纯碱厂,全部用于纯碱生产,在国内*实现了纯碱、氯碱在产业链上的“连理”,从根本上解决了聚氯乙烯树脂企业电石泥废渣环保利用的行业难题。 “两碱”喜结“连理”后,氯碱树脂公司直接节省环保设施建设投资1500多万元,省下了一个占地1000亩的废渣存放池,每年节约排污费1000多万元,纯碱厂也因此每年节省原材料费用5000多万元。*点评: 目前,节约发展、清洁发展、创新发展,已成为海化发展乐章的主旋律。统计显示,2008年全集团工业用水重复利用率达到90.7%%,万元产值取水量比上年降低11.2%%;万元产值综合能耗比去年降低了6%%,每年从“三废”里“抠”出综合效益近5亿元。 在循环理念指导和自主创新驱动下,海化人越来越认可这样一种观点,那就是“垃圾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企业已先后自主开发出利用晒盐苦卤生产硫酸钾、新型高效沸腾干燥床烘干煅烧纯碱、电石泥废渣替代石灰乳生产纯碱、MES先进控制系统在纯碱生产自动化中的应用、氯化钙装置节能防垢等新技术,在纯碱、溴素、苦卤化工、精细化工等主导产业上拥有专利25项,其中70%为发明专利。 海化集团被国家发改委等六部委确定为全国首批循环经济试点单位之一,海化集团所在的潍坊滨海经济开发区被环境保护部列为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区。 把“废气”变成“煤” 将石油化工装置产生的CO2尾气用于纯碱生产,在国内外*实现石油化工与海洋化工装置的联姻,这是课题组自主创新获得的另一个重大成果。 “若将260万立方米的电石泥全部替代石灰乳用于纯碱生产,则纯碱厂用焦炭煅烧石灰石所得的CO2就不够用。”海化集团总经理助理、纯碱厂厂长王振平分析说,“要解决这一问题有两条路可走:一是新增加一台石灰窑,每年消耗17万吨石灰石和1.5万吨焦炭,但此方案又会造成灰乳的浪费;二是寻找足量CO2气源,这样可保证在电石泥全部利用的同时,不再增加石灰窑,这样每年节约的焦炭折合1.46万吨标煤。” 而与纯碱厂紧邻的是海化石化分公司,其制氢工序每小时产生含二氧化碳、氢气的废气15000立方米。经处理回收氢气后,可产生98%%的二氧化碳气11700毫克/标准立方米,而这些二氧化碳气量正好与纯碱厂完全利用氯碱树脂公司的电石泥量相匹配,将这些二氧化碳气用管道送到纯碱厂,不仅使石化分公司因回收氢气而获益,而且使纯碱厂全部吃掉260万立方米电石泥,同时因这部分二氧化碳浓度高,还提高了纯碱收率,改善了结晶质量,降低了原料消耗。这样就在不再增加石灰窑的情况下,将电石泥全部利用。*点评: 通过课题组的攻关,自主创新技术使企业每年减少消耗17万吨的石灰石,减排0.84亿立方米CO2气,节约焦炭折合标煤1.46万吨。该项目还获得了国家节能奖励资金540万元。 课题组还在海化集团的第二热电厂,实现了炭黑尾气烧锅炉,发电余热供采暖,年节燃煤8万吨,降低供暖燃煤30%%。 把“废水”变成“肥水” 化工企业是用水大户,生产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废水,课题组通过一水多用、循序循环用水、技改节水等措施,对产生的废水进行综合利用,使“废水”变成了“肥水”。 制碱废液的处理是世界氨碱法纯碱行业的一大难题。废液的主要成分是氯化钙和盐,渗入土壤,将污染水源,排入海中,将影响海洋生物的生长和发育。海化集团年产200多万吨纯碱,每年要产生1600多万立方米废液。如果这些废液直接排海,渤海莱州湾近海势必成为一片“白滩”,梭子蟹、对虾、蛤类等各种海产品将难以生存。至今,国内外许多大型氨碱法纯碱厂的废液仍然是稍加处理,就排入大海,使周边海域遭受了严重污染。 为破解这一难题,课题组经过科技攻关,开发出综合利用制碱蒸氨废清液生产氯化钙技术,将进入系统的废液全部利用,创造了世界制碱史上蒸氨废清液不排海的先例。 *对“具有强化传热和防结垢性能的制碱废液生产氯化钙蒸发装置及关键技术”进行科技成果鉴定时认为,该成果达到了国际*,具有强化传热和在线防垢的功能,在氯化钙蒸发系统中形成由水蒸气、氯化钙溶液、晶体和惰性固体颗粒所组成的多相流循环体系,解决了氯化钙蒸发装置中结垢的难题,避免了由于结垢严重而频繁停车清洗造成的损失,提高了生产效率。同时,该成果将料液的循环方式由强制循环改为自然循环,经海化集团氯化钙厂工业化运行考核,系统运行稳定,实现了节能、节水、环保、降耗、增产的目的,具有明显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 此外,在离子膜烧碱生产中,课题组将同行业中普遍采用的淡水洗涤原盐改成地下微咸水洗盐,并将洗盐水送往纯碱厂,不仅在碱厂吸收了原盐作原料,而且每天节约淡水300立方米,年创效益120多万元,用不到半年的时间就收回了全部投资。在海化硫酸钾厂,课题组还开发出利用制盐苦卤生产硫酸钾新技术,将晒盐后的苦卤全部综合利用,年产硫酸钾2万吨,氯化镁10万吨,为苦卤化工生产闯出了一条新路。*点评: 随着制碱蒸氨废清液生产氯化钙技术的成功,新开发的20万吨/年氯化钙项目的成功投产,海化集团74%以上固体氯化钙的生产能力达到年产35万吨,跃居世界第一位。 如果制碱蒸氨废清液生产氯化钙技术在国内氯化钙行业进一步推广,每年仅节能一项所获得的经济效益可达1200万元。国外的氯化钙年生产能力在200万吨以上,其结垢问题同样没有得到解决,因此该技术在国际市场的应用前景非常广阔。此外该技术成果在氯碱工业、制糖制药、废水处理、海水淡化及特殊换热器应用方面也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