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希尔中文网站 > 期货 > 部分基金公司就猛推指数基金销售,让中国基金业从封闭式基金时代
2019-12-24
部分基金公司就猛推指数基金销售,让中国基金业从封闭式基金时代

  ■ 主编手记

  2001年,开放式基金推出,这是中国基金业值得欢呼雀跃的历史性事件,也是继《证券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推出后,中国基金历史上最重要的创新与突破。这一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举措,让中国基金业从封闭式基金时代,走向了全球资产管理业主流的发展道路——开放式基金时代。10年过去了,如今基金业可谓天翻地覆,让我们看看这十年中取得的成绩。

  内幕交易、滥用职权、违规操作……基金业频现丑闻,令投资者失去信任

  近期,基金的不利传闻可真不少。一会儿是某基金公司总经理被查,一会儿是某曾经的基金大佬被“边控”。每一桩都传得有鼻子有眼,让人将信将疑。

  公司和产品数:一直在增长

  理财一周报记者/倪鹏翔

  虽然过去也有一些老鼠仓的传闻(部分事后证明确有其事),但像这一次传闻如此密集、当事人级别如此之高,在中国基金业尚属首次。这样的传闻屡屡出现,市场人士听之也多半信之。这并不是一个小问题,它表明在十二年的大发展之后,中国的基金业遭遇了严重的信任危机。

  开放式基金发展的十年间,我国基金公司数量有显著增加,从2001年的15家增加到今年8月底的67家,增长3.5倍。合资基金公司达到37家,超过一半。

  近段时间,基金公司接二连三“抱病”,多事之秋更蒙上了一层阴霾。

  多方面因素造成了这种信任危机。很多专业人士认为,首要原因是基金的投资回报并不如想象的高。有些账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根据好买基金研究中心的统计,自2001年9月第一只开放式基金算起,一直到2010年6月底,中国基民投入偏股型基金的总成本约在5.61万亿元(首次发行加持续申购),扣除期间退出的市值约4.33万亿元(赎回加分红),基民的净投入成本在1.28万亿左右。但截至2010年6月底,偏股型基金的总市值为1.41万亿元,总市值与总成本之差即为基民的总投资利润,约1317亿元。但考虑到投资者支付的认购费、申购费、赎回费,基民总收益只有区区317亿元左右。

  开放式基金的出现推动基金数量爆发式增长,打开了中国基金业的成长空间,各类型基金大量出现。据统计,开放式基金从2001年底的3只,已经增长到目前的逾800只,增长264倍。开放式基金早已成为基金主流。

  先是基金经理“老鼠仓”事件、“小三”事件,然后是愈演愈烈的“明星基金经理私奔潮”以及公募基金巨亏之后的“费率门”之争等,一直到最近引起业内外巨大轰动的莫泰山封印辞官、转投私募的事件。

  另一个原因则来自不少基金公司的营销行为更注重自身利益,忽视了基民的投资诉求。比如,去年指数基金收益非常可观,部分基金公司就猛推指数基金销售。但事实证明,指数基金恰恰是今年亏损最大的一个群体。另外,少数基金在营销时只挑好的说。比如,宣传基金定投,只宣传从2001年到2007年底的平均收益,这个数字当然相当可观。但一旦加进2008年的损失,年收益水平就要大打折扣了。

威廉希尔中文网站 1基金公司家数逐年增长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公募基金这次遭遇的信任危机,绝非突然的空穴来风。近两年来,有关公募的负面新闻几乎从未间断。”好买基金执行董事、CEO杨文斌在10月17日第四届好买基金峰会上表示。

  两个原因给投资者造成的影响其实是一样的,这就是利益受损,不信任基金。所以,他们才会对基金业的种种违规传闻如此关注,宁可信其有,不愿信其无。

  威廉希尔中文网站 ,规模:增长28倍

  杨文斌认为,中国公募基金在经历了第一个快速增长的十年后,突然迎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若想走出困局,公募基金需要二次革命。

  面对投资者这样的态度,基金业也许真的要认真反思,而不是简单地争辩传闻的真假。在中国证券报记者最近的一次走访中,一位基金高管套用现在最流行的词语“转型”说,中国基金业也应该转型了。这也正是目前很多基金人的共识。

  据统计,截至今年6月底,所有类型基金总规模为2.36万亿元,较2001年的821亿元增长近28倍。今年中期开放式基金总规模达2.21万亿元,占基金总规模的比例达到94%。规模排名前十位的基金公司合计管理规模占行业比例达50%,达到发达国家水平。

  十年微利 行业尴尬

  

  2011年,经过了发展的6年和停滞的4年,中国基金业又站在了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2001~2007年,中国基金业走过了大发展的阶段,整体管理规模近3.2万亿,基金份额也是高速发展。但到2011年上半年,中国基金业规模仅为2.4万亿左右,从2008年以来,基金业一直处于缓慢发展甚至停滞的状态。

  公募基金业长期处于总体微利甚至亏损的边缘,无法让几千万普通投资者达到稳定的预期收益,才是大家目前对公募基金不满的根源。

转发此文至微博)

  近4年来,公募基金规模不断下降,然而,相关资产管理行业却迅猛发展,比如2008年以来保险业规模增长了1倍,信托业的资产管理规模增长了超过1倍,阳光私募规模增长了超过10倍。当整个公募业由于缺乏创新而缓慢发展时,竞争对手已开始逐渐蚕食掉基金的领地。

  十年来,中国公募基金业没有为数千万普通投资者创造出稳定的、超过通胀的投资回报,才是公募基金逐渐失信于民并被日益边缘化的罪魁祸首。我们不妨翻翻旧账,看看这些年基民到底赚钱了吗?根据好买基金的统计,自2001年9月第一只开放式基金设立算起,一直到2010年6月底,中国基民投入偏股型公募基金的总成本约为5.61万亿元(首次发行+持续申购),扣除期间退出的市值约4.33万亿元(赎回+分红),基民的净投入成本为1.28万亿元左右。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威廉希尔中文网站 2中国基金份额年度变化

  而截至2010年6月底,偏股型基金的总市值为1.41万亿元,总市值与总成本之差即为基民的总投资利润,约为1317亿元。不过且慢,上述数据并没有考虑到投资者申购赎回时支付的手续费,那可是投资者从自己口袋里掏出来的。按认购、申购、赎回分别为1.2%、1.5%和0.5%的费率测算,不多不少,投资者支付了1000亿元。所以扣除手续费之后,基民的总收益只剩下317亿元左右,这就是中国投资者在过去9年间投资偏股型公募基金的真实总收益了。这个数字绝对额看似很大,但考虑到偏股型基金2006年底的规模已经接近5000亿元,即使仅以三年半投资周期计算,累计收益也仅为6.4%,简单年化收益为1.8%。相比其巨大的风险,这样的性价比实在很差,没跑过通胀,显然不能让投资者满意。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赚钱:净盈利3487.60亿

  股权变动层出不穷

  尽管近来人们对基金的赚钱能力提出质疑。但从基金的长期表现来看,基金的确在用专业创造价值。

  一次正常的股权变动,放在目前这种背景下,其影响也会无形中被放大很多。不过,对于基金公司而言,今年的股权变动确实有些频繁。日前,来自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的信息显示,光大证券要出让光大保德信12%的股权,挂牌价为3.3亿元。

  截至2011年6月27日,除指数基金外,开放式偏股型基金在2002~2011的10个年度里面,有7个年度跑赢上证综合指数,在2006年、2009年的大反弹时期跑输上证综合指数,今年以来由于市场热点变化频繁,基金收益暂时落后指数。

  资料显示,光大保德信成立于2004年4月,由光大证券和美国保德信金融集团旗下的保德信投资管理公司共同创建,总部设在上海,注册资本为1.6亿元,两家股东分别持有67%和33%的股份。也就是说,在光大证券出让12%的股权后,其还是第一大控股股东。光大证券对受让方提出的门槛是:注册资本不低于20亿元;去年底净资产不低于60亿元;最近3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

  根据好买基金研究中心测算,自2001年9月第一只开放式基金设立算起,到2011年6月底,中国基民投入偏股型公募基金的总成本约为6.18万亿元(首次发行+持续申购),扣除其间退出的市值约5.09万亿元(赎回金额+分红,分红按全部转为现金计算),基民的净投入成本为1.09万亿元左右。截至2011年6月底,偏股型基金的总市值为1.55万亿元,总市值与总成本之差即为基民的总投资利润,约为4587.6亿元。

  与此同时,上海另一家基金公司——申万巴黎的股权转让也在紧锣密鼓进行之中,之前一度传闻野村证券可能接手,但最新消息显示,三菱银行很有可能成为外方股东。而在此前,国泰基金、天治基金都刚刚完成了股权变动。

  按偏股型基金认购、申购、赎回分别为1.2%、1.5%和0.5%的费率测算,投资者支付了1100亿元(最低认购金额计算)。扣除手续费之后,中国投资者在过去近10年间投资偏股型公募基金的总收益为3487.60亿元左右。

  从历史经验来看,基金公司控股权发生变化的,其高管层一般会经历一轮大换班。对此,不少投资者持忧心的态度。

  好买基金研究中心指出,偏股型基金的规模在近5年明显扩大,大部分的利润也是在此期间获得的,如果做一个简单的计算,平均下来的年收益率在4%-5%之间。虽然说收益率的水平也仅仅是高出了定存收益率两到三个百分点,但还是帮助基民获得了一定的收益。

  核心出走持续不断

  统计显示,在过去的十年间,有48只开放式基金成立以来回报率超过3倍,其中18只回报超过4倍。华夏大盘以14倍的回报创造基金业传奇。

  从来没有一年,核心人员甚至是高管的集体出走,给公募基金带来这么大的震动。

  此外,过去十年间开放式基金累计分红达5165亿元,其中2007年分红最多,达2285亿元。

  继投资总监李旭利、明星基金经理郑拓先后辞职创立私募后,交银施罗德几乎就成为公众、媒体的关注中心,而更具爆炸性的重磅传闻是,该公司总经理莫泰山将辞职投奔私募,如果属实,那将是有史以来首位“公转私”的现任基金公司总经理。其对整个行业的冲击还是显而易见的。

威廉希尔中文网站 3开放式偏股型基金各年度战胜上证综指比例

  而一直低调的华宝兴业受到关注,则完全因为投研团队的跳槽。日前,华宝兴业基金经理冯刚辞职,将跳槽到沪上一家合资基金公司,出任投资总监一职,而此前公司另一名基金经理闫旭辞职后也传闻跳到纽银基金做投资总监。至此,华宝兴业多年打造的以余荣权、栾杰、黄小坚、史伟、魏东、冯刚等为主的投研核心团队,已经全部出走。此外,长信基金也出现投研团队大换血情况。

  管理费:十年收费1252亿元

  值得警醒的是,类似的情况过去业内也有发生,但是在今年如此密集发生则很罕见。人事频繁地震体现了基金业内部治理混乱的一面,要想改变这一现状,恐怕各家基金公司还必须下点儿工夫,从内部制度抓起。

  今年上半年,基金公司大赚近150亿元的管理费,其实,回顾历史,基金公司的管理费自2007年以来就已步入百亿元时代。

  “举报门”雪上加霜

  众禄基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01年开放式基金实现管理费收入仅为2.10亿元,到2010年管理费收入已增长为296.62亿,增幅达142%。其中,2007年至2010年这四年累计收取的管理费为1132亿元,此前6年的管理费为120亿元,十年合计约1252亿元。

  而作为乱象之一,公司内讧无疑更有说服力,这次的主角就是华泰柏瑞基金。

  管理费看似收的不少,但是里面大部分是在为银行打工。目前,在银行和基金的合作中,潜规则是基金的认购费、申购费收入全部归银行。另外,银行还以客户维护费的名义从基金管理费中分一杯羹。

  之前,一封匿名举报邮件,将上海一家合资基金忽然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在这封近万字的邮件中,称该基金公司的总经理越权干预投资,给持有人带来严重损失,并指其涉嫌授意行贿。对此,该合资基金公司迅速高调发出“严正声明”,否认举报信所指,并表示要诉诸法律。尽管举报信真假尚未定论,但其造成的影响可谓广泛。更重要的是,这一次疑似内讧的事件,无疑会更加降低基民对基金的信任。

  以股票型基金为例,基金公司对基金资产管理规模收取1.5%的管理费,但其中有30%~70%的管理费是以客户服务费的名义返还给银行。对于大基金公司而言,有30%~45%的管理费要分给银行,但对小基金而言,分成比例高达六成至七成。作为管理人的基金公司,只能收到三到四成的管理费,还不足以支付发行的固定费用。 

  而在此前,上海一家基金公司也曾发生类似“举报门”事件,原因也是公司高管之间存在矛盾,结果闹到了不可开交的地步,甚至引起监管部门的直接介入。但幸运的是,该事件没有公开披露,影响也就被限制在了很小的范围。

  记者 陶炜

  疑似“老鼠仓”传闻再现

分享到:

  一年前的突击行动,把景顺长城基金和长城基金两家基金公司推上了风口浪尖,基金业疑似“老鼠仓”案浮出水面。1年后,证监会通报了当初这起“老鼠仓”案件的结果。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涉案的3位基金经理中,涂强、刘海两位基金经理被处以罚款和市场禁入;而长城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韩刚,则被证监会将涉嫌犯罪的证据材料移送至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最终处罚结果仍在等待公布。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业界一致认为,韩刚被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无疑开创了监管部门对于基金业“老鼠仓”案处罚手段的先河。

  就在此时,一则基金经理涉嫌“老鼠仓”的传闻忽然曝光,又为麻烦不断的基金业再添一把猛料。

  8月上旬,有媒体爆出原光大保德信基金经理、现中欧基金拟任副总经理许春茂正被有关部门调查,原因是其在任职光大保德信期间涉嫌内幕交易。对此,有知情人士指出,证监会上海监管局曾在今年5月份到光大保德信基金进行过突击调查,但当时不知道具体调查什么事情。此后不久,关于许春茂涉嫌内幕交易的消息已在坊间流传。

  一旦被监管部门调查属实,那“老鼠仓”再次死灰复燃,其对整个行业的负面影响不可估量。而在此前,另一家上海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也传闻涉嫌内幕交易遭到调查,其高管的任职资格一直无法得到批复。

  内幕交易、滥用职权、违规操作……近些年来,基金业着实频频曝出这类丑闻,基金业这一以信立业的行业越来越让投资者对其失去信任。

  有业内人士认为,这种情况很可能与目前基金业面临的发展瓶颈、行业竞争激烈、奋斗意识蜕化有关。现在的基金行业状况是向上不得、温饱有余。这种情况下,股东之间、高管之间的矛盾往往容易放大,进而引发席卷全公司甚至全行业的动荡。

  

转发此文至微博)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