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希尔中文网站 > 期货 >   本刊新闻报道人员  杜鹏/文,信立泰前段时间已上市的立异药独有信立坦(药品通用名
2020-03-18
  本刊新闻报道人员  杜鹏/文,信立泰前段时间已上市的立异药独有信立坦(药品通用名

本报实习记者 陈婷 记者 曹学平 广州报道11月5日,深圳信立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002294.SZ,以下简称“信立泰”)发布公告称,截至10月31日,公司尚未实施股份回购。据此前披露,上述股份回购计划为信立泰10月7日晚间作出的公告内容。公告称,公司拟使用自有资金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进行股份回购,回购的资金总额在2.5亿(含)〜5亿元(含)之间。而在9月24日至30日,信立泰的股价经历了5连跌,累计跌幅近24%。值得注意的是,9月24日,信立泰核心产品“泰嘉”(药品通用名:硫酸氢氯吡格雷片)未能在第二轮“带量采购”中中标,此前,“泰嘉”在第一轮集采中成功中标。面对如此落差,信立泰方面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企业未来的长远发展,更多回归于真正具有临床价值的高质量创新。在这样的政策背景及市场环境下,核心问题并不是中不中标,而是在此趋势下,创新药是否已布好局迎接未来。”回购股份、向创新药转型的背后,是信立泰业绩下滑的现实。2019年前三季度,信立泰收入35.64亿元,同比增长0.82%;归母净利润7.17亿元,同比下降37.66%。其中,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逾7成。核心产品竞标失败信立泰成立于1998年,主营业务涉及药品、医疗器械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信立泰专攻心血管专科药,拥有信立坦(创新药)、泰嘉、泰加宁、泰仪4类主要产品。作为核心产品,泰嘉(药品通用名:硫酸氢氯吡格雷片),为抗血小板凝聚首选药物,国家医保乙类药品,其主要规格25mg、75mg均为首家通过一致性评价。按照光大证券预计,2018年该产品销售额达到32亿元,对信立泰业绩的贡献达到七成左右。2018年12月6日,信立泰将75mg规格泰嘉的单价下调58%(3.18元/片),成功在“4+7带量采购”独家中标。信立泰对记者表示,“带量采购可以帮助泰嘉解决一些过去在福建、广东面临的准入和销售瓶颈问题”,并称“公司的主要市场一直在泰嘉25mg规格,中标后,泰嘉75mg规格市场替代显著,渗透率增强。”然而,“以价换量”还是影响了信立泰2019上半年的盈利。报告期内,信立泰实现营收约23.56亿元,同比增长不足4%;净利润6.33亿元,同比下降近20%。公司亦对记者坦言:“销售单价的下降,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收入及利润。”只不过,在泰嘉中标采购尚未完全放量之际,9月24日,信立泰却在第二轮集采中失利。这一次,信立泰降价至3.13元/片,但最终还是因报价太高而流标。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显示,获得氯吡格雷中标资格的企业有乐普药业股份有限公司(2.98元/片)、赛诺菲(2.54元/片)、石药集团欧意药业有限公司(2.44元/片)。在回答泰嘉的流标是否将加大公司未来的销售压力问题上,信立泰对记者表示:“泰嘉在渠道方面几乎全覆盖,又具规格方面的优势。就中标与不中标而言,影响有限。”事实上,根据《联盟地区药品集中采购文件》,中标的3家企业将持续两年享有25个联盟地区合计70%的市场份额,其余30%自由竞争。在石药集团喊出2.44元/片低价的情况下,信立泰若要赢得剩余的市场份额,毛利率或将大幅下降。截至2019上半年,泰嘉所在的制剂品类毛利率为88.24%,营收占比为84.76%。信立泰对记者表示,“产品过专利期后,仿制药带动药品价格下降,回归合理的利润水平,这是行业发展必然,也符合国家的政策导向。企业未来的长远发展,更多回归于真正具有临床价值的高质量创新。在这样的政策背景及市场环境下,核心问题并不是中不中标,而是在此趋势下,创新药是否已布好局迎接未来。”青黄不接风险显现在核心产品遭遇冲击下,信立泰也意识到“单腿走路”的风险。信立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快速提升创新药在营收及利润中的占比、提升创新产品在产品线中的占比是公司未来几年的策略。信立泰目前已上市的创新药仅有信立坦(药品通用名:阿利沙坦酯片),用于原发性高血压治疗,该药品于2017年7月通过谈判纳入医保范围。信立泰向记者透露,目前公司多个创新产品正处于不同的临床阶段,如苯甲酸复格列汀已进入III期临床阶段、S086进入II期临床阶段等。信立泰亦告诉记者,“已在医保目录的信立坦正在推广和快速上量,截至今年三季度,营收已比去年全年增长翻一倍以上。”事实上,信立坦上市前期,信立泰董事长叶澄海曾表示,信立坦上市遇到了各省招标和国家医保目录修订的好时机,如果成功进入国家医保或者多个省医保目录,利用公司泰嘉等产品打通的医院渠道,2年内有望达到10亿元的销售额。不过,据光大证券预测,信立坦2018年预计销售额1亿元。而此前预计的2年达到10亿元销售额的预测,也已在2017年进入医保目录后,更改为5年的时间。可见,信立泰若想依靠创新药真正拉动公司业绩,尚待一定时日,产品青黄不接的风险正在发酵。更为尴尬的是,不断增加的研发投入使信立泰的利润遭遇阵痛。2019前三季度,信立泰的研发费用为5.95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2.96亿元,同比增长98.73%,主要是公司加大了对研发的投入及部分项目终止资本化金额转入费用化所致,同时也导致前三季度净利润的同比下跌。信立泰方面对记者表示:“从短期看,研发的投入或对利润造成一定影响,但这将支持我们从单一仿制药占比较重,走向以创新药为主驱动发展。”与此同时,信立泰的销售费用率持续走高,在2019前三季度增至32.7%,为研发费用率近两倍。记者发现,9月25日以来,信立泰在公开招聘网站上发布多个“医药代表”职位,并特别指出其负责的具体产品,瞄准区域内目标医院的临床推广。其中药品“信立坦”“特立帕肽”“泰加宁”和“泰仪”出现的次数较多,负责“泰嘉”的医药代表职位仅有一个。此外,记者浏览电商销售平台时发现,泰嘉、信立坦已开放线上展示。医药行业人士徐旭向记者表示,核心产品流标后,信立泰的出路选择或将甚少,只能在地方自主招标、医院自采、新零售等方向尝试寻找突破口。看似处于焦虑状态的信立泰,实际上,其业绩增长显现乏力早已有迹可循。Wind数据显示,自2014年以来,信立泰在毛利率保持较稳定水平的情况下,净利润增速在不断下降。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三季报披露,信立泰在报告期内存在一笔1.24亿元短期借款。记者注意到,早在2019上半年,公司便增加一笔0.94亿元短期借款,这是信立泰自2009年上市以来首次在短期借款科目上有所反映。信立泰就此向记者解释,公司短期借款1.24亿元,系公司流动资金贷款,“适度的财务杠杆有助于提高公司经营效率,符合公司结构化融资安排。”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开发支出蹊跷下降以及研发费用大幅增加,令信立泰交出了一份上市以来最差的成绩单。

  本刊记者  杜鹏/文

  2014年以来,信立泰(002294.SZ)的开发支出一路大幅攀升,金额最高达到8.57亿元(2019年上半年末)。然而,这种趋势却在2019年三季度被终止,当季开发支出环比显著下降,部分项目终止资本化金额转入费用化。这种蹊跷的会计处理,结合经营状况来看,信立泰存在业绩大洗澡之嫌。

  信立泰是一家医药行业上市公司,公司及各子公司主营业务涉及药品、医疗器械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2018年实现收入46.52亿元,其中医药制剂、医药原料药、医疗器械收入分别为38.8亿元、7.45亿元、2063万元。制剂作为上市公司最主要的收入和利润来源,主营产品包括泰嘉(药品通用名:硫酸氢氯吡格雷片)、信立坦(药品通用名:阿利沙坦酯片)、泰加宁(药品通用名:注射用比伐芦定)、泰仪(药品通用名:替格瑞洛片)。

  开发支出蹊跷下降

  2014年以来,信立泰在研发投入会计处理上,采用了较为激进的方式。

  往年财报显示,公司账面上从2009年开始出现开发支出,一直到2014年期间金额均在千万级别,2014年年末时也不过6274万元。而在2014年之后,公司开发支出开始快速大幅增加,2015-2018年年末分别达到2.02亿元、2.78亿元、3.83亿元、7.7亿元。

威廉希尔中文网站 ,  2014-2018年,信立泰研发投入资本化比例分别为15%、44.16%、25.25%、25.53%、49.32%。显而易见,公司2014年之后的研发投入资本化比例显著提升,尤其2018年达到近年来最高,接近半数的研发投入进行了资本化处理,在所有A股上市公司中处于非常高的水平。

  恒瑞医药(600276.SH)是A股医药行业中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2018年其研发投入26.7亿元,完全进行了费用化处理,没有任何的资本化处理。

  如果从细分领域来看的话,信立泰主要从事心脑血管研发和生产,这个领域内的医药上市公司有京新药业(002020.SZ)、德展健康(000813.SZ)、乐普医疗(300003.SZ),前两家上市公司2018年年末账面上均没有任何开发支出,第三家账面上虽有开发支出,但是2018年研发投入资本化率只有20.54%,要远远低于信立泰。

  信立泰在2018年年报第179页称,本公司资本化开始时点系获取临床批文,资本化项目均已取得临床批文,正处于临床试验阶段。

  临床研究阶段分为临床I期、临床Ⅱ期、临床Ⅲ期,整个研发过程都是高风险活动。有关研究显示,从临床I期到最后通过批准上市的总成功率仅为9.6%,10个进入临床的药物,仅有1个能最终上市。即便是进入临床试验Ⅲ期,最终成功概率也不过60%左右。

  从现实操作中来看,医药行业中存在研发投入资本化情形的上市公司并不在少数,但是大多数均是以临床Ⅲ期作为资本化起点。比如安科生物(300009.SZ)在2018年年报第132页称,公司开发阶段支出是指药品研发进入Ⅲ期临床试验阶段后的可直接归属的开支,进入Ⅲ期临床试验以有关文件为准。这表明,安科生物是以进入Ⅲ期临床试验作为资本化起点。

  多种迹象均表明,信立泰在研发投入会计处理上采取了激进的方式。申银万国分析师龚浩在《苹果比苹果,再做投资决定》一文中指出,开发支出资本化会夸大企业的资产、净利润、经营性现金流,使企业多缴所得税,损害企业的内在价值。

  2019年8月27日,信立泰发布2019年中报,公司账面上的开发支出继续攀升至8.57亿元。

  然而,蹊跷的是,到2019年三季度末,信立泰开发支出持续攀升的趋势突然遭终止,相比二季度末减少1.61亿元至6.96亿元。

  一般而言,开发支出减少往往是因为研发项目达到预计状态转入无形资产。但是,信立泰开发支出突然下降并非因此所致。

  本刊新闻报道人员  杜鹏/文,信立泰前段时间已上市的立异药独有信立坦(药品通用名。  信立泰在2019年的三季报中表示,公司研发费用本期较2018年同期增加2.96亿元,增长98.73%,主要是本期公司加大了对研发的投入以及部分项目终止,资本化金额转入费用化所致。

  照此来看,信立泰开发支出减少的金额被计入了研发费用,公司当季研发费用创下历史最高水平。单季度来看,2018年三季度至2019年三季度,信立泰各季度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13亿元、1.08亿元、1.19亿元、1.14亿元、3.62亿元,2019年三季度研发费用要远远超过其他季度,明显异常。

  受研发费用大幅增加影响,信立泰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37.66%至7.17亿元,三季度单季净利润同比下降76.58%至8438万元,两者均创下历史最大降幅。

  明星大单品遭重创

  对于研发费用资本化,会计准则规定了5个条件,但判断主观性较大。实践中研发支出资本化还是费用化,很多时候是取决于企业的主观选择。

  信立泰将部分项目终止资本化金额转入费用化的做法,被不少投资人士质疑业绩洗澡,即上市公司有意压低坏年景的业绩,将利润推迟到下一年度集中体现,以达到下一年度业绩大增的会计操纵手段。

  毫无疑问,信立泰如今正处于历史上最坏的年景。

  信立泰的创始人叶澄海是个传奇人物,1983年,年仅39岁的叶澄海就成为广东省委常委,前景大好之际,一年后突然从副省级降职为副处级,随后离职创业成立信立泰。20年前,信立泰凭借对中国专利法的洞察,抢在医药巨头赛诺菲公司的抗凝血原研药波立维之前,在中国上市了波立维的仿制药“泰嘉”。这次成功的操作,给信立泰赢得了12年的幸福时光,一直到2012年5月,波立维的专利期结束,国内才出现第二个仿制药帅泰。

  信立泰的泰嘉2000年获批上市之后,凭借相近的疗效和一半的价格,和波立维在国内分庭抗礼,形成寡头垄断。2009年,泰嘉在全国公立医院销量占比超过波立维,当年销售额大约有3.64亿元,按照光大证券预计2018年的销售额达到32亿元,10年之间足足增长近8倍,从而成就了信立泰过去的高增长神话。

  自始至终,泰嘉一直是信立泰最核心的收入和利润来源,成就了叶澄海家族的百亿身家。然而,这种躺着赚钱的日子,在医药集采政策加速推进的背景下,已经一去不复返。

  2018年11月1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方案》,明确了国家组织、联盟采购、平台操作的总体思路。11个试点地区委派代表组成的联合采购办公室在同年11月15日发布了《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文件》。

  根据采购文件,4+7带量采购是指国家在4个直辖市(北京、上海、天津和重庆)和7个其他城市(广州、深圳、厦门、成都、西安、沈阳和大连)试点推行新招标模式,对通过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和过专利期的原研药一并进行招标采购,并保证给予50%左右的市场份额,采购周期为1年。这个设计的关键在于将试点城市50%以上投标药品的量给到最低价厂商,客观上会造成投标企业尤其是国内企业的激烈价格竞争。

  2018年12月7日,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公布试点城市招标结果公布,中选品种25个,信立泰的泰嘉(氯吡格雷)成功入围,但是付出的代价也非常惨重。公司规格包装为75mg×7片的硫酸氢氯吡格雷片,拟中选价格为22.26元,相对于该产品2018年最低中标价而言,价格下降约58%。

  受此消息影响,信立泰二级市场收盘价从当年12月6日的25.71元一路下跌至2019年1月4日的20.65元,期间跌幅达到19.68%。

  1年之后,信立泰再度遭受非4+7区域集采重创。

  2019年9月24日晚间,在国家医保局等部门指导下,25个省份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参与的药品集中采购结果出炉,本次联盟采购共有77家企业,产生中选企业45家,中选产品60个,价格平均降幅59%。

  此次集采允许不超过三家企业中选,参与硫酸氢氯吡格雷片集采的企业共有四家,分别为信立泰、乐普医疗和石药集团,另外还有原研赛诺菲。四家选出三家本来是十拿九稳的,然而事情并没有按照信立泰的剧本发展。

  最终,此次药品集中采购拟中选的公司为石药集团、赛诺菲和乐普药业,拟中选价格分别为2.44元/片、2.55元/片和2.97元/片,原研药的意外低价让信立泰出局。这也引起了资本市场的连锁反应,9月24日,信立泰股价跌幅9.44%,次日股价继续大跌9.05%。

  2019年成为信立泰自创立以来最为艰难的年份,而在上述集采结果出炉1个月之后,信立泰便向投资人交出了一份史上最差的成绩单,10月29日披露的2019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收入35.64亿元,同比微增0.82%;净利润7.17亿元,同比下降37.66%。再结合公司研发费用在2019年三季度蹊跷大增来看,信立泰存在业绩大洗澡之嫌。

  回购给员工发红包

  在2019年史上最差三季报披露之前不久,信立泰还抛出了回购计划。

  10月8日,信立泰发布回购方案称,公司计划以自有资金进行股份回购,回购资金总金额不低于2.5亿元,不超过5亿元;回购股份价格不超过22元/股,按最高回购规模、回购价格上限测算,预计可回购股份数量约为2273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 2.17%。

  而这份史上最差三季报的出炉,显然对股价是负面影响,这反而有利于回购计划的顺利实施,上市公司可以用最少的钱回购最多的股份。

  这份回购计划的主要目的是给员工派发红包。信立泰在回购公告中称,本次回购的股份拟用作后期实施股权激励或员工持股计划的股份来源、用于转换公司发行的可转换为股票的公司债券,其中回购股份的30%拟用于股权激励或员工持股计划的股份来源,回购股份的 70%拟用于转换公司发行的可转换为股票的公司债券。

  股票回购是指上市公司利用现金等方式,从股票市场上购回该公司发行在外的一定数额的股票,公司在股票回购完成后如果是将所回购的股票注销,可以立即增加股票的内在价值,这种方式对全体股东公平合理。

  反之,如果回购来的股票不注销,而是用作它用,不会增加股票的内在价值。比如,回购股票用作股权激励,本质上是用上市公司的钱来给员工发红包。激励效果如果不能达到预期,激励成本将由上市公司全体股东来承担。如果信立泰管理层确实看好当前价格,完全可以用自有资金在二级市场直接增持,以向投资者传递出更加强烈的信号。

  12月2日,信立泰发布回购股份进展公告,截至2019年11月30日,公司通过回购专用证券账户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公司股份308万股,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的0.29%,最高成交价为18.85元/股,最低成交价为17.86元/股,成交总金额为5609万元。

  回购计划实施完毕之后,信立泰会推出怎样的股权激励计划值得关注。

  回购可以在短期内起到维护股价的作用,但是从长期来看信立泰能否涅槃重生,还将取决于产品线。

  泰嘉目前依然是信立泰最核心的收入和利润来源,光大证券在研究报告中称,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该款明星产品的销售额分别为32亿元、15亿元,占同期全部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8.79%、63.67%。

  这款产品在连续遭受集采政策重创之后,市场普遍预期未来会出现大幅度下滑,销售额可能会下滑至10亿元左右,相比2018年减少20亿元左右。泰嘉未来减少的销售额,能否由其他产品线弥补上值得重点关注,这也是判断信立泰能否涅槃重生的关键所在。

  在集采政策下,仿制药价值已经被大幅压缩,创新药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信立泰其他产品线的价值,关键在于其创新药布局。

  信立泰目前有两款创新药上市在售,分别是信立坦和欣复泰(药品通用名:注射用特立帕肽)。

  信立坦是拥有自主知识产权(1.1类新药)的血管紧张素Ⅱ受体拮抗剂类降压药物,用于轻、中度原发性高血压的治疗,主要规格为240mg/片及80mg/片,制剂专利保护期到2028年。

  信立坦于2017年7月通过谈判纳入医保目录乙类范围,2019年医保谈判成功续约,医保支付标准:2.62元(80mg/片)、6.08元(240mg/片)。光大证券在研究报告中称,2018年全年,信立坦销售近1亿元。

  2019年10月16日,信立泰公告称,子公司信立泰(苏州)药业有限公司收到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核准签发的“注射用重组特立帕肽”(欣复泰®)《药品注册批件》。注射用重组特立帕肽(欣复泰®)适用于有骨折高发风险的绝经后妇女骨质疏松症的治疗;特立帕肽是目前唯一已经上市的能调节新骨合成从而增加骨量、改善骨结构的药物,被公认为治疗骨质疏松症的理想药物之一。

  此外,信立泰还有多款在研创新药。2019年中报披露,比较值得关注的有:创新化学药S086已完成 I 期临床研究,目前正召开I期临床总结暨II期临床试验方案讨论会;降血糖药物苯甲酸复格列汀II期临床研究完成,准备开展III期临床;在生物药领域,公司与美国FDA就抗心衰创新药SAL007召开Pre-IND会议,并计划申报IND;“重组人促卵泡激素-CTP融合蛋白注射液”已启动I期临床,“重组胰高血糖素样肽-1-Fc融合蛋白注射液”完成工艺转移,即将开展I期临床,“重组SeV-hFGF2/dF注射液”正开展I期临床。

  因此,判断信立泰未来业绩走势的关键点在于,信立坦和欣复泰两款在售创新药的销售情况,以及在研创新药试验进度,这将直接决定其能否涅槃重生。

  对于文中疑问,《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已经给上市公司发去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上市公司方面回复。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