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希尔中文网站 > 理财 > 华夏基金旗下其他基金也出现大规模的赎回情况,  这已是证监会基金部第四次发文督促华夏基金股权转让
2019-12-24
华夏基金旗下其他基金也出现大规模的赎回情况,  这已是证监会基金部第四次发文督促华夏基金股权转让

  文华财经(编辑整理 刘小雷)--据21世纪经济报道10月14日报道,事不过三。这句话却在华夏基金的股权转让问题上被改写。

  杨颖桦

  规模缩水营销挑战人事震荡

  

  事不过三。这句话却在华夏基金的股权转让问题上被改写。

  李辉、卢远香

    10月12日晚间,中信证券(600030)(600030.SH)公告称,公司收到证监会基金监管部关于进一步督促规范华夏基金管理公司股权的函,该函敦促尽快规范华夏基金股权。

  10月12日晚间,中信证券(600030.SH)公告称,公司收到证监会基金监管部关于进一步督促规范华夏基金管理公司股权的函,该函敦促尽快规范华夏基金股权。

  随着总经理范勇宏和“基金一哥”王亚伟的离职,作为国内公募基金业龙头的华夏基金(微博)失去了公司两大核心驱动力,它还能否继续稳坐5年之久的管理资产规模第一的交椅,成为一桩颇受业内关注的问题。

  

  这已是证监会基金部第四次发文督促华夏基金股权转让,最后期限从4月1日到7月1日再到9月30日。而9月30日大限已过去十余天,华夏基金股权仍然扑朔迷离。

  然而,形势并不乐观。王亚伟管理的华夏大盘和华夏策略2012年第一季度末规模已经大幅缩水,而有关数据也显示,华夏基金旗下其他基金也出现大规模的赎回情况。

     这已是证监会基金部第四次发文督促华夏基金股权转让,最后期限从4月1日到7月1日再到9月30日。而9月30日大限已过去十余天,华夏基金股权仍然扑朔迷离。

  多方博弈基金业超级赚钱机器的迟迟未觉,导致华夏基金遭到证监会“停赛”令。

  5月11日,华夏基金发布公告,王连洲(微博)、龙涛、涂建不再担任独立董事。新董事会的9名成员中,王东明、徐刚、葛小波来自中信证券,独立董事朱武祥曾任原中信基金独立董事。在业界看来,华夏基金至此正式步入“中信证券时代”。

  

  今年1月1日开始,华夏被逐步停止审批新业务。停赛的9个月间,新基金发行速度加快,基金业绩排名迅速洗牌。

  规模下降危机

    多方博弈基金业超级赚钱机器的迟迟未觉,导致华夏基金遭到证监会“停赛”令。

  华夏虽然仍以2000亿份的规模称霸基金业,基金业“老大”的光环依旧,但其资产管理规模的发展和基金业绩均遭遇挑战。

  华夏基金正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赎回压力:自4月份以来的短短一个月时间,华夏策略份额便被赎回了五分之一还要多。

  

  缺席基金发行新高潮

  作为公募基金的一块金字招牌,王亚伟的存在就是华夏基金业绩的证明,而很多投资者也是奔着这一点而购买华夏基金旗下产品的。范勇宏卓有成效的公司管理能力则把王亚伟的明星效应最大化。

    今年1月1日开始,华夏被逐步停止审批新业务。停赛的9个月间,新基金发行速度加快,基金业绩排名迅速洗牌。

  连续四次敦促股权转让丝毫没有进展,作为惩罚措施,证监会已经从今年1月1日起暂停审核华夏基金投资于境内的公募基金新产品的申请。

  “看到王亚伟不干了的消息,我第一时间去赎回了所持有的华夏基金公司的基金。”一位基民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失去了王亚伟,他对华夏基金未来的业绩颇为担忧。

  

  4月期限后追加暂停办理华夏专户产品。而第四次的发文又继续维持上述惩罚,直至股权问题取得实质性进展。

威廉希尔体育app下载 ,  数据显示,华夏大盘精选一季度被净赎回1.59亿份,规模从2011年年底的6.22亿份缩减至4.63亿份,赎回比例达25.6%;华夏策略精选的规模从12.17亿份缩至11.59亿份,赎回量为5834.35万份。

    华夏虽然仍以2000亿份的规模称霸基金业,基金业“老大”的光环依旧,但其资产管理规模的发展和基金业绩均遭遇挑战。

  目前,除社保和年金管理外,华夏基金面向普通投资者开展的新业务,悉数被暂停,同时仍将继续限制发行新基金。

  如果说三月底的赎回还主要是先知先觉者的机构资金的行为,那么普通投资者的赎回情况在王亚伟辞职消息曝光后则呈现加速态势。

  

  10月13日,一位基金行业分析师分析认为,伴随着股权争端的拖延,华夏基金可能将迎来更严厉的监管。

  根据华夏策略基金近日的分红公告计算,截至收益分配基准日5月3日,该基金总份额约为9.05亿份,比一季末减少了21.83%,也就是说,自4月份以来到5月3日,短短一个月时间,华夏策略份额便被赎回了五分之一还要多。

    缺席基金发行新高潮

  但一位华夏基金内部人士指出,目前公司运作如常,公司方面并未收到监管层方面的进一步措施通知。

  “这并不令人意外,很多基民本来就是冲着王亚伟的招牌去的,王亚伟辞职了,这些资金赎回也是正常的。”一位基金研究人士告诉记者,华夏基金对华夏大盘和华夏策略大比例分红也是试图挽留投资者的措施。

  

  事实上,这停滞的9个月,仍给华夏基金发展带来了影响。

  统计资料显示,华夏大盘和华夏策略的继任者巩怀志和谭绮过往投资业绩颇为不错,其中谭绮管理的华夏红利也属于明星基金,但是两人的名气显然无法和王亚伟相比。

    连续四次敦促股权转让丝毫没有进展,作为惩罚措施,证监会已经从今年1月1日起暂停审核华夏基金投资于境内的公募基金新产品的申请。

  去年底以来,证监会实行基金审批的新体系,将偏股型、固定收益型、QDII、创新型和专户一对多分成5条通道进行审批,基金公司能同时申报2只及以上的新基金产品。

  事实上,如果我们考察整个华夏系基金的业绩可以发现,除了王亚伟所管理的华夏大盘和华夏策略历年来业绩一枝独秀之外,其他基金业绩排名大多比较平庸甚至靠后,比如副总经理刘文动此前管理的华夏盛世就多次垫底。王亚伟神话般的存在始终是华夏基金“一俊遮百丑”的有力保障。

  

  此举令新基金审批速度大大加快,今年甚至出现一家基金公司同时发两只产品的景象,基金发行呈现加速状态。

华夏基金旗下其他基金也出现大规模的赎回情况,  这已是证监会基金部第四次发文督促华夏基金股权转让。  曾经,华夏基金也众星云集,比如石波、孙建冬等。王亚伟的离去,意味着华夏基金失去了它14年来最耀眼的一位明星基金经理。

    4月期限后追加暂停办理华夏专户产品。而第四次的发文又继续维持上述惩罚,直至股权问题取得实质性进展。

  据Wind统计,截至9月中旬,今年以来发行的基金已有97只,每月发行均数超过10只,而2009年共发行新基金120只。

  不过,华夏基金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范勇宏对基金业绩要求甚高,其着力打造的拥有高达170人投研团队的整体水平堪称业内最强,也更加强调团队作战能力,并不刻意塑造个人。身为副总经理的王亚伟专注于所管理的两只基金,投研团队的管理工作主要是副总刘文动和投资总监程海泳负责。

  

  上述基金行业分析师指出,按此速度,今年很可能超越去年的新基金发行数量。而华夏基金因股权问题停发新基金缺席此波扩容高潮,也将对其资产管理规模造成影响。

  令人遗憾的是,刘文动虽然被认为在研究和管理上颇有一套,但是实战能力糟糕,已经于年初不再担任基金经理职务。

    目前,除社保和年金管理外,华夏基金面向普通投资者开展的新业务,悉数被暂停,同时仍将继续限制发行新基金。

  Wind数据显示,华夏基金上半年总份额为1667.67亿份,其资产总净值为1969.78亿元,两者均排名第一,依然为基金行业“老大”。

  在范勇宏时代,华夏基金确立了以投研体系、业绩为核心的发展策略。这样的战略给华夏基金带来了品牌和口碑,成就了今日的华夏。但是随着范勇宏的离去,大股东中信证券的强势介入,这个战略将会如何改变,目前尚不得而知。

  

  与资产管理规模位居二至五位的基金公司嘉实、易方达、博时、南方相比,华夏呈现出“掉队”迹象。

  营销新挑战

    10月13日,一位基金行业分析师分析认为,伴随着股权争端的拖延,华夏基金可能将迎来更严厉的监管。

  华夏基金总份额减少1.36%,管理总资产净值方面,其资产净值变化率在前五大公司中垫底。华夏基金总资产净值减少721.72亿元,减幅为36.64%,逊于其他四家公司。

  随着王亚伟的离去,银行渠道失去了推介华夏基金的最主要理由。一些银行已经开始发短信给客户,暗示华夏基金业绩有潜在压力。

  

  而易方达和博时的总资产净值减幅为24%和21%,而南方和嘉实则减幅为8.84%和8.06%。

  现在的赎回显然只是一个开始。对于华夏基金的市场团队而言,如何制止由于范勇宏和王亚伟离职带来的恐慌,有效挽救基民信心将是更大的挑战。

    但一位华夏基金内部人士指出,目前公司运作如常,公司方面并未收到监管层方面的进一步措施通知。

  对此,华夏基金回应称,对此次证监会的相关措施,公司将继续加强投资研究工作,做好现有基金的投资管理和客户服务工作,以回报广大基金持有人。

  记者获悉,在王亚伟离职消息公开后,一些银行就给其客户发出提示短信,指出华夏系基金面临赎回压力,可为客户提供诊断,暗示基金业绩有潜在压力。

  

  业绩疲软或因无心恋战

  所谓人走茶凉。此前,业界公认,华夏基金的渠道工作是同行中最好做的,他们几乎不用怎么跑银行,凭借强大的品牌号召力,每只基金发行都能达到同期募集规模的前几名。即使在因为中信证券股权转让问题而被证监会惩罚,在长达两年时间内都未发行新基金的情况下,华夏基金的整体规模仍保持了相当高的稳定性,始终压住猛追急赶的易方达和嘉实基金(微博)一筹。

    事实上,这停滞的9个月,仍给华夏基金发展带来了影响。

  股权处置问题的悬而未决,给华夏不仅带来资产管理规模的缩水,还有其“领头羊”光环的减色。

  即使华夏基金内部人士也不得不向记者承认,有了王亚伟的存在,公司每年节省的广告费用就有数千万元。随着王亚伟的离去,银行失去了推介华夏基金的最主要理由,未来华夏基金能否继续创造新基金发行一抢而空的现象,显然已经让银行有了很大的疑问。

  

  三季度最新基金排名中,明星基金经理王亚伟操盘的华夏大盘精选和华夏策略增长略显失色。

  另一方面,在产品设计上,华夏基金有着明显的短板。纵观基金业的历次产品创新,华夏几乎从来不是首创者,即使范勇宏在公开演讲中,也更多的强调业绩,而鲜有提及对创新的偏爱。而嘉实基金则推出了跨市场的沪深300ETF,一举募集近200亿元;易方达在打造被动投资产品上旗号鲜明。

    去年底以来,证监会实行基金审批的新体系,将偏股型、固定收益型、QDII、创新型和专户一对多分成5条通道进行审批,基金公司能同时申报2只及以上的新基金产品。

  据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的统计,截至9月29日,纳入排名统计的212只标准股票型基金中,冠军华商盛世成长以22.20%的收益率远超212只股票型基金的-4.76%平均净值收益率,亚军东吴进取策略收益率为20.65%。

  一位基金研究人士指出,在同质化竞争堪称惨烈的公募基金业,创新对于一家公司的意义可能是颠覆性的,比如募集规模高达330亿元的沪深300ETF之于华泰柏瑞基金(微博)。

  

  华夏大盘精选收益率仅为8.14%,华夏策略混合收益率为11.04%。

  为了挽留投资者,华夏基金拿出了大比例分红的噱头。华夏基金5月4日发布公告,决定对华夏大盘实施成立以来的第九次分红,每10份分红高达30元,创出国内基金史上单次分红最大比例纪录。同时,华夏策略也将实施2008年成立以来第一次分红,每10份分红6元。

    此举令新基金审批速度大大加快,今年甚至出现一家基金公司同时发两只产品的景象,基金发行呈现加速状态。

  不仅王亚伟打理的两只明星基金光环褪色,业界流传将被华夏打造成第二个王亚伟的投资总监刘文动的业绩也不如人意。

  人事震荡继续

  

  截至9月29日,刘文动直接掌管的华夏盛世年度净值收益率为-7.29%。

  随着中信证券的强势入驻,范勇宏时代的强势管理层显然已经不可能再现。

    据Wind统计,截至9月中旬,今年以来发行的基金已有97只,每月发行均数超过10只,而2009年共发行新基金120只。

  由此可见,华夏基金股权变更的风风雨雨,对基金管理者业绩造成的影响不可忽视。

  更为值得关注的,是范勇宏辞任总经理之后带来的人事变动。

  

  今年以来,华夏基金管理层绯闻不断。先是王亚伟卸任华夏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随之传出其与总经理范勇宏双双递交辞职。

  接任总经理职位的滕天鸣被认为是老范最信任的助手,但是随着中信证券的强势入驻,范勇宏时代的强势管理层显然已经不可能再现。中信证券势必要对公司未来发展提出自己的各种要求,资本的意志终将得到贯彻。

    上述基金行业分析师指出,按此速度,今年很可能超越去年的新基金发行数量。而华夏基金因股权问题停发新基金缺席此波扩容高潮,也将对其资产管理规模造成影响。

  业内人士分析,王亚伟掌管的两只基金业绩滑落背后,与其早已萌生去意、无心恋战不无关系。

  尽管中信证券家大业大,但是华夏基金每年上缴的巨额红利仍充满诱惑。2011年华夏基金股权转让时市值达到160亿元,几年来为股东累计缴纳红利达40亿元,作为华夏基金股东,其获得的投资回报率超过200倍。

  

  上述基金行业分析师指出,华夏股权转让的结果或许引发管理层动荡。

  今年初,华夏基金曾经大幅降薪,就和大股东的业绩压力有关。而华夏基金某高层言语之中对中信证券每年大比例分红也透露出不满。

    Wind数据显示,华夏基金上半年总份额为1667.67亿份,其资产总净值为1969.78亿元,两者均排名第一,依然为基金行业“老大”。

  事实上,华夏基金已先后失去张益弛、石波、孙建冬等明星基金经理,剩下王亚伟独撑大局。如果华夏基金股权变动处理不妥,引起管理层变动,其领先位置可能被易方达、嘉实等大型基金公司趁机超过。

  当了华夏基金多年独董的王连洲更是向本报记者指出,“大股东应克制自己的利润冲动,不要追求过高利润,让利于基金公司和基民,基金公司在牛市中多提取准备金,在熊市中可以更好的反馈给投资者。”

  

  每拖一个月中信获利两亿元

  在范勇宏时代,始终强调业绩驱动规模,他曾经说过,“基金是管出来的,不是卖出来的”。而众所周知的是,规模越大,管理费越多,基金公司赚的钱越多,靠业绩驱动规模是慢工出细活,不断发新基金才是快速扩张的王道。

    与资产管理规模位居二至五位的基金公司嘉实、易方达、博时、南方相比,华夏呈现出“掉队”迹象。

  中信证券一拖再拖的背后,是华夏基金带来的丰厚分红。

  没有了老范的坚持,没有了王亚伟华夏大盘优秀业绩的溢出效应,在股东的业绩压力下,这个战略能否被新的管理层坚持下去,恐怕也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上述基金行业分析师指出,华夏基金股权不被分割前,中信基金具有全部分红权,这正是股权转让迟迟未能解决的症结所在。即使华夏基金被证监会处以“停赛”令,其赚钱速度仍让人咋舌。

  在过去两年,华夏基金因为股权问题而被禁止发行新基金,丧失了巩固规模的机会,被其他公司迎头赶上。最新的数据显示,随着易方达纯债基金和嘉实沪深300 ETF募集完毕,他们和华夏的1970亿元的规模相差仅200多亿元和300多亿元。

    华夏基金总份额减少1.36%,管理总资产净值方面,其资产净值变化率在前五大公司中垫底。华夏基金总资产净值减少721.72亿元,减幅为36.64%,逊于其他四家公司。

  中信证券半年报显示,华夏基金仍以全行业最高的管理费收入成为吸金王,上半年管理费收入16.24亿元,较2009年同期增加28.85%。

  正如华夏基金副总经理张后奇(微博)针对范、王离职在微博上赋诗所言“船行遇冰山,物是人已非”。这恰恰就是此时华夏基金的状态。

  

  因中信证券全资持股华夏基金,故利润等项目均并表计算,投资者无从得知华夏基金上半年净利增幅。

    中国经营报微博:

    而易方达和博时的总资产净值减幅为24%和21%,而南方和嘉实则减幅为8.84%和8.06%。

  但根据华夏基金上半年的业绩估算,华夏基金股权每拖延一个月,中信证券即可多获得管理收入两亿元。

分享到:

  

  如此丰厚利润下,中信证券对于华夏基金的股权处置显得更为谨慎也不难理解。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对此,华夏基金回应称,对此次证监会的相关措施,公司将继续加强投资研究工作,做好现有基金的投资管理和客户服务工作,以回报广大基金持有人。

  此前流传的方案中,中信证券会将华夏基金的51%股权分为5份出售,以保证其大股东地位。因此出让方的挑选与股权价格的确定难度亦不小。

> 相关专题:

  • 王亚伟离职

  

  上述华夏基金内部人士则指出,目前确实比较“难做”。

  业绩疲软或因无心恋战

  虽然股权转让仍无进展,不过近期华夏基金分红不断。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华夏基金的分红可能是为应对股权变化,为避免基民提前赎回而做。

    股权处置问题的悬而未决,给华夏不仅带来资产管理规模的缩水,还有其“领头羊”光环的减色。

  统计显示,华夏基金今年以来,分红金额已达264亿元,超过第二名博时基金(分红额72.44亿元)的3.64倍。

  

  9月以来,华夏基金分红势头更猛烈,且分红手笔较大。截至目前,华夏系已有6只基金分红。

    三季度最新基金排名中,明星基金经理王亚伟操盘的华夏大盘精选和华夏策略增长略显失色。

  其中,华夏红利和华夏成长分红总额分别达49.02亿元和26.04亿元,华夏蓝筹分红总额为40.76亿元,华夏优增的分红总额则高达49.96亿元。

  

转发此文至微博)

     据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的统计,截至9月29日,纳入排名统计的212只标准股票型基金中,冠军华商盛世(630002)成长以22.20%的收益率远超212只股票型基金的-4.76%平均净值收益率,亚军东吴进取策略收益率为20.65%。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华夏大盘收益率仅为8.14%,华夏策略混合收益率为11.04%。

  

    不仅王亚伟打理的两只明星基金光环褪色,业界流传将被华夏打造成第二个王亚伟的投资总监刘文动的业绩也不如人意。

  

    截至9月29日,刘文动直接掌管的华夏盛世年度净值收益率为-7.29%。

  

    由此可见,华夏基金股权变更的风风雨雨,对基金管理者业绩造成的影响不可忽视。

  

    今年以来,华夏基金管理层绯闻不断。先是王亚伟卸任华夏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随之传出其与总经理范勇宏双双递交辞职。

  

    业内人士分析,王亚伟掌管的两只基金业绩滑落背后,与其早已萌生去意、无心恋战不无关系。

  

    上述基金行业分析师指出,华夏股权转让的结果或许引发管理层动荡。

  

    事实上,华夏基金已先后失去张益弛、石波、孙建冬等明星基金经理,剩下王亚伟独撑大局。如果华夏基金股权变动处理不妥,引起管理层变动,其领先位置可能被易方达、嘉实等大型基金公司趁机超过。

  

  每拖一个月中信获利两亿元

  

    中信证券一拖再拖的背后,是华夏基金带来的丰厚分红。

  

    上述基金行业分析师指出,华夏基金股权不被分割前,中信基金具有全部分红权,这正是股权转让迟迟未能解决的症结所在。即使华夏基金被证监会处以“停赛”令,其赚钱速度仍让人咋舌。

  

     中信证券半年报显示,华夏基金仍以全行业最高的管理费收入成为吸金王,上半年管理费收入16.24亿元,较2009年同期增加28.85%。

  

    因中信证券全资持股华夏基金,故利润等项目均并表计算,投资者无从得知华夏基金上半年净利增幅。

  

    但根据华夏基金上半年的业绩估算,华夏基金股权每拖延一个月,中信证券即可多获得管理收入两亿元。

  

    如此丰厚利润下,中信证券对于华夏基金的股权处置显得更为谨慎也不难理解。

  

    此前流传的方案中,中信证券会将华夏基金的51%股权分为5份出售,以保证其大股东地位。因此出让方的挑选与股权价格的确定难度亦不小。

  

    上述华夏基金内部人士则指出,目前确实比较“难做”。

  

    虽然股权转让仍无进展,不过近期华夏基金分红不断。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华夏基金的分红可能是为应对股权变化,为避免基民提前赎回而做。

  

    统计显示,华夏基金今年以来,分红金额已达264亿元,超过第二名博时基金(分红额72.44亿元)的3.64倍。

  

    9月以来,华夏基金分红势头更猛烈,且分红手笔较大。截至目前,华夏系已有6只基金分红。

  

    其中,华夏红利和华夏成长(000001)分红总额分别达49.02亿元和26.04亿元,华夏蓝筹(160311)分红总额为40.76亿元,华夏优增的分红总额则高达49.96亿元。

转发此文至微博)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