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希尔中文网站 > 金融 > 威廉希尔中文网站沃尔玛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关闭269家店铺后,这些被关闭的门店大概占沃尔玛中国门店数量的近9
2020-01-24
威廉希尔中文网站沃尔玛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关闭269家店铺后,这些被关闭的门店大概占沃尔玛中国门店数量的近9

■证券日报记者 刘斯会

本报记者 厉林 北京报道  本报独家获悉,沃尔玛中国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的柯俊贤将于7月离职,现任沃尔玛加拿大总裁兼首席执行官DirkVan Den Berghe将接替柯俊贤的职位。据悉,Dirk将兼任担任亚洲区域总裁一职,包括负责沃尔玛日本的业务。该任命于8月22日生效。  柯俊贤将回到他之前服务过的英国Asda担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这是沃2014年继高福澜离任后,3年内沃尔玛迎来的第三任中国区总裁。  柯俊贤于2011年加入沃尔玛中国,出任首席运营官,并于2014年接替原中国区总裁高福澜,出任沃尔玛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沃尔玛方面表示,近年来,柯俊贤带领中国团队,表现出色,在公司非常重要的中国市场创造良好的增长势头。  在两年前,柯俊贤接手沃尔玛中国区的时候,灵兽传媒创始人兼CEO陈岳峰曾分析指出,柯俊贤是个财务经验极期丰富的家伙。此前一直任沃尔玛中国首席运营官,负责营运、采购、物流、市场、信息系统和资产保护等部门。然而,长期从事财务工作的业内人士应该明白,在这样的阶段启用一个财务出身的CEO,标志着沃尔玛在中国市场历史上最注重成本的时代即将开启。  灵兽传媒负责人陈岳峰曾分析,柯俊贤出任沃尔玛中国区总裁,意味着其在中国市场的保守战略模式开启。因为某种程度上说,让拥有专业财务经验的柯俊贤主政中国区,已经暗示了未来沃尔玛将前所未有的以降低成本作为其在中国未来几年的主要战略,沃尔玛在中国市场的发展将更趋向于保守。  据悉, 沃尔玛即将在中国市场迎来的新总裁Dirk于2014年加入沃尔玛加拿大,拥有30年在欧洲、亚洲及美国的国际领导经验。加入沃尔玛之前,他在比利时德尔海兹集团度过了15年的职业生涯——德尔海兹集团是一家在三个洲、八个国家拥有分支机构的知名跨国食品零售商。  沃尔玛表示,在沃尔玛加拿大,Dirk以其资深的经验帮助公司巩固了日益成长的食品业务及强化了尤为成功的非食品营运。尚无法判断Dirk到来后,沃尔玛中国区会在战略上有何变化。但有一点,中国市场目前行业不景气,Dirk要面临的问题和困难一点也不会比柯俊贤少。  在今年1月15日,沃尔玛宣布将在全球关闭269家门店。沃尔玛关闭门店的消息其实频传出,2014年甚至有消息称,沃尔玛要关闭30%的中国门店。  柯俊贤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实体门店仍将是沃尔玛未来中国业绩的主要增长点,此前宣布的2015-2017年内在中国内地新开115家门店,将努力实现这个承诺。  但沃尔玛的业绩似乎还挺不错。根据其今年第1季度财报,在国际业务的11个国家市场中,有10个国家的销售业绩与上一年同比为正增长,其中9个国家的可比销售增长超过4%。由于中国门店在今年春节期间的强劲表现,第一季度沃尔玛中国的总销售额增长5.1%,可比销售额增长1.4%,可比客单价增长5.2%。同时,尼尔森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3月,沃尔玛中国快速消费品已连续13个季度实现在大卖场市场份额的增长。

威廉希尔中文网站 ,近期,全球最大零售商沃尔玛公司宣布,沃尔玛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高福澜(Greg Foran)升任沃尔玛亚洲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沃尔玛中国首席运营官柯俊贤(Sean Clarke) 接替他的位置成为新任沃尔玛中国总裁。继任者柯俊贤曾经担任沃尔玛中国区COO,也是高福澜核心成员之一。  对于高福澜而言,这场突如其来的“晋升”来的并不是时候,他担任沃尔玛中国CEO仅仅两年多时间,随着这次升迁,他将成为沃尔玛历史上任期最短的中国区CEO。  在过去两年时间里,高福澜以改革派的形象出现在沃尔玛系统。他作风强势,铁腕关闭了中国区数十家经营不良的门店,他主导了沃尔玛一系列改革,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而随着他调任亚洲区总裁,继任者能否继续贯彻他当初规划的一系列改革也将影响到未来沃尔玛中国区的发展。  在业界看来,高福澜似乎并没有按照惯例,在中国区CEO的职位干满五年,而是中途“被升职”。他的解释是,沃尔玛总部希望他将过去两年在中国区的成功经验分享到亚洲其他国家和市场。考虑到中国市场在亚洲区占据颇高的比重,高福澜依然将自己75%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中国市场上面。高福澜位于香港的新办公地与位于深圳的中国区总部之间的距离,相当于从北京的海淀区到朝阳区。  高福澜一直认为中国市场对沃尔玛非常重要,有潜力成为除了美国之外在全球的第二大市场。而他推行的系列改革是否继续?继任者柯俊贤未来的执政思路是什么?面对日益复杂的中国零售业市场,沃尔玛将如何应对?6月18日,在沃尔玛中国区总部,柯俊贤、高福澜两位新旧中国区CEO同时接受了《中国经营报》专访。在记者看来,这场采访更像一场接棒仪式,在媒体的见证下,高福澜将沃尔玛中国区的指挥权移交到了柯俊贤手中。  晋升背后  《中国经营报》:两个月前得知你升职的消息。跟历届CEO相比,你是在沃尔玛中国总裁这个职位在任时间最短的。你在中国区推行的一系列改革貌似还没有完成,业界普遍认为你的晋升有些突然,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高福澜:公司的成功不可能由一个人来实现。沃尔玛是一个大公司,它的业务运作靠我们9万名员工,我只是沃尔玛中国团队中的一员。沃尔玛总部提升我为亚洲区总裁,是希望能够把我们在中国过去两年多的好经验应用到其他的国家、其他的市场以帮助他们改善业务。我现在新的办公地点在香港,离深圳非常近,中国区依然是我管辖的范围,我大约75%的时间会和中国团队一起工作。  《中国经营报》:你曾主导关闭了中国区数十家门店,部分门店是当年并购好又多的。什么原因导致门店关闭?是否可以理解为,还是在消化当年并购好又多门店?到目前为止,你们对好又多的并购和整合是否完成?  高福澜:我们做出关店决策的原因有很多种。但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些门店不能达到我们的销售和利润目标。关闭的门店中有一些是好又多门店,也有一些不是。总体而言,门店的业绩表现是关键。这与好又多的整合无关,该整合已于2012年完成。  做出关店决定之前,我们会竭尽所能采取措施扭转这些店的业绩表现,我们也会对这些改进措施及时进行评估。如果业绩没有改善,我们则不得不做出艰难的关店决定。这是正常的商业决策。我们正在关闭业绩表现不理想的门店。自2013年下半年到2014年年末,这些被关闭的门店大概占沃尔玛中国门店数量的近9%,但对销售额的贡献仅占不到2%~3%。  《中国经营报》:中央集权是沃尔玛一大特色,关于集权与分权的利弊,业界也有过很多探讨。在陈耀昌担任沃尔玛中国区CEO的时候,沃尔玛曾经表现出放权的思路。这表现为在全国一些城市成立采购办公室。而你上任之后的一大举动是撤消了采购办公室,将采购大权回收到总部。这一举动给外界传递的信号是:沃尔玛又回归了集权时代。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高福澜:这其实涉及到如何在规模化与本土化之间寻找平衡。2012年我们关闭了城市采购办公室,提出了整合采购资源的概念。集约化采购使得供应商数量进一步减少,我们的供应商数量由当初的两万家减少到7000家。集约化采购使我们保证了价格优势的同时,对供应商也有了更好的管理。  《中国经营报》:你上任沃尔玛中国区CEO之初提出提升商品品质和物流建设等五大战略,到你离任前这个时间段,我们的五大战略完成的情况如何?  高福澜:我对五大战略在中国取得的进展非常满意。举例来说,两年前进入沃尔玛门店的很多商品,是由供应商配送到门店,而通过我们在基础物流配送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现在很多的商品都是由物流配送中心配到门店。2014年年底,所有的沃尔玛大卖场和山姆会员店大部分商品常规配送都是由物流配送中心进行的。物流中心的建设就是我们五大战略目标的其中一个,我们其他所有的业务发展计划都是围绕这五大战略目标计划。  《中国经营报》:沃尔玛过去两年主要目标是增加单店的绩效。但中国连锁百强榜的排名显示,沃尔玛2013年单店绩效和大润发的差距是2.2倍,而2012年是2倍,沃尔玛与竞争对手的差距在不断扩大,你如何看这个现象?  高福澜:很多零售商都在发展,我们要做的是坚持实现我们自己的计划,也就是大力发展沃尔玛的大卖场和山姆会员店这两个业态,以及实现我们未来三年设110家新址的目标。我们也在观察竞争对手,一旦看到竞争对手有比我们做得好的地方就会去学习。未来的十到二十年,其实很多的零售商在中国都会有很好的发展机会,我们也希望成为这些零售商中的一个。  坚守“高福澜路线”

今年年初,沃尔玛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关闭269家店铺后,其关店动作开始频繁。

众所周知,中国业务对沃尔玛至关重要(中国业务是沃尔玛全球第四大业务,业绩位于加拿大、墨西哥、英国之后),但仍逃不脱关店的命运。

继济南和烟台的沃尔玛门店相继关停后,近期沃尔玛又集中宣布了位于合肥的两家沃尔玛店以及安徽芜湖一家门店关闭的消息。对此,沃尔玛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合肥店关店原因为进一步优化商业布局。

有资深零售业内人士表示,沃尔玛之前迅速扩展,占领市场份额,后来在电商冲击及租金、人力成本压力下利润下滑,现在开始调整战略部署,准备缩小编制,节约成本,最直接的措施便是关闭不盈利的门店。

在关店的同时,沃尔玛积极寻求突围,从《证券日报》记者实地走访沃尔玛在北京多家门店发现,沃尔玛开始上线2公里免费配送服务等创新服务。

对于未来沃尔玛在中国市场布局,沃尔玛方面回复《证券日报》记者称,“中国是一个充满发展机遇的市场,我们对中国经济和市场充满信心。沃尔玛计划2015年至2017年在中国增设约115家门店,包括大卖场和山姆会员店,预计创造3万多个就业岗位。”

沃尔玛再关店

沃尔玛在中国关店的步伐继续推进,近日,沃尔玛宣布将在关闭合肥合作化南路安高城市广场的卖场,同时位于安徽芜湖花津中路沃尔玛店也停止营业。此前,沃尔玛位于滁州市明光路的门店也正式停业。

据了解,这已经是沃尔玛三年以来,在合肥关闭的第六家门店。对于关店原因,沃尔玛方面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为进一步优化商业布局,沃尔玛合肥合作化南路店已于2016年6月15日起停止营业,沃尔玛芜湖花津中路店已于2016年6月22日起停止营业。

沃尔玛同时表示,在合肥目前还有3家沃尔玛店,芜湖有1家,沃尔玛购物卡可继续在同城其他的沃尔玛商场使用。

对于员工处置问题,沃尔玛表示,公司将确保妥善处理好员工的安置问题,与该店的员工积极沟通。“我们会开放全国所有商场空缺,愿意继续留在公司工作的员工,可以选择对等的岗位进行申请。如果员工选择其他的工作机会,我们也将尊重他们的决定,并将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安排合理的解决方案。”

事实上,对于沃尔玛的陆续关店,早有先兆,今年1月15日,沃尔玛对外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关闭269家店铺,其中美国本土门店154家,海外市场115家,而沃尔玛在中国市场就有400家门店。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年初宣布关店计划之前,沃尔玛似乎就已经开始加快在中国的关店步伐,根据联商网提供的2014年及2015年全年七家主要外资超市在华两年关店数量情况对比图显示,2014年全年沃尔玛在中国关闭16家门店,是家乐福在中国2014年全年关店数的一倍,到了2015年全年沃尔玛中国门店关店数为1家,而家乐福在华关店则数为18家。

尽管如此,沃尔玛同样表示,“开店和发展是沃尔玛在中国业务的主流,我们在中国市场将继续开设更多新店,服务更多中国消费者。”

业绩下滑

与沃尔玛开始在全球大肆关店相对应的是,公司交出的业绩开始下滑。

2月18日,沃尔玛发布其截至1月31日的2015财年年度业绩显示,报告期内年度营业收入下滑0.7%,至4821亿美元(约合31432.44亿元人民币),净利润同比下降7.2%至147亿美元。据S&P Capital IQ data数据分析公司统计,这是沃尔玛自1980年以来的首个年度销售下跌。这也是沃尔玛至少35年以来首个年度营收下跌。

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导致沃尔玛业绩灾难的因素有电商的激烈竞争及人力、租赁成本上升,以及英国阿斯达门店亏损等多方面影响。例如,沃尔玛在电子商务领域不断受到亚马逊的挑战,电商业务在第四财季销售增幅8%,增速连续五个季度放缓。相比之下,亚马逊季度销售则增长了26%。

沃尔玛自己则将其业绩下滑的原因,归结于英国、中国和巴西市场表现不佳。

基于其在2015财年业绩表现,2月19日沃尔玛同时下调了其2016财年销售增长展望,称营收将“相对持平”,而在四个月前,该公司作出的预测是2016财年销售额将增长3%-4%。

从沃尔玛最近的财务数据来看,5月19日,沃尔玛公布了其2016财年至2017财年第一季度财报:第一季度销售总额为1159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上升1%,到店人数增长了1.5%,连续6个季度,美国同店销售增长1.0%,这是其连续7个季度增长。沃尔玛线上业务业绩增长了7%,不过这样的速度并不算快,去年同期这一业务增长高达17%。

沃尔玛中国区换帅

在上述背景下,今年6月初沃尔玛宣布了中国区换帅决定,沃尔玛中国总裁兼CEO柯俊贤(Sean Clarke)将回到英国Asda担任总裁兼CEO,上述决定于7月11日生效。现任沃尔玛加拿大总裁兼CEO Dirk Van Den Berghe将在8月22日调任中国。Dirk也将兼任担任亚洲区域总裁一职,同时负责沃尔玛日本的业务。

公开资料显示,柯俊贤于2011年加入沃尔玛中国,出任首席运营官,并于2014年升任沃尔玛中国总裁。

据《证券日报》记者查阅历年沃尔玛中国区总裁的任职履历来看,柯俊贤是沃尔玛2014年继高福澜离任后,3年内沃尔玛迎来的第三任中国区总裁。

传统大卖场对中国市场,面临着转型问题,沃尔玛也不例外。在上一任中国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的柯俊贤带领下,沃尔玛频繁闭店,其也被称为“关店狂人”。

沃尔玛总部对柯俊贤的评价却是来中国“救火”:柯俊贤带领的管理团队,为沃尔玛在中国制订了强劲的发展计划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不过,将于今年在8月份上任的沃尔玛中国区新总裁Dirk对于未来沃尔玛在中国市场的布局有何规划,沃尔玛方面并未透露相关信息,前述相关负责人回复《证券日报》记者称,“新总裁还未上任,现在谈其对中国市场的战略布局还为时过早”。

不过,有资深零售业内人士则表示,“虽然柯俊贤在短短的两年时间让中国市场有了惊人的变化,然而此前从未接触过中国市场的Dirk能否延续柯俊贤的策略,目前看来又很大的疑问。”

沃尔玛突围

值得注意的是,沃尔玛在中国的战略调整不仅只有关店。在电商冲击及成本上行的阶段,沃尔玛也在积极进行新的布局。

此前,沃尔玛曾宣布,将投入20亿美元用于发展电商业务,这些资金主要用于投资建设转为电子商务设置的物流配送中心和技术信息系统的提升。

可以作证的是,沃尔玛还在北京门店推行2公里免费配送活动,据《证券日报》记者在位于北三环的一家沃尔玛门店看到的2公里配送告示:如果居住在沃尔玛购物广场周围2公里内,单张小票满188元人民币的商品,沃尔玛将免费送货上门;如购物未满188元,仅收取5元即送货上门。

据沃尔玛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配送服务采取外包形式,并且固定了一定的小区范围,在当日下午16点之前登记送货的,当日即可安排送货,若超过上述时间,则第二天安排送货。一名李姓消费者告诉记者,对于2公里范围内步行过来的消费者来说,免费送货上门确实给予了消费者很大便利。

除北京外,今年第一财季,沃尔玛中国就在深圳23家大卖场门店推出O2O服务平台速购,但是推进速度极其缓慢。

面对线上电商业务失利,且与其控股的电商平台一号店,经过多年磨合仍未发挥较大效应的前提下,沃尔玛最终选择放弃一号店,联姻京东,6月21日凌晨,沃尔玛和京东共同宣布,双方达成一系列深度战略合作,作为此次协议的一部分,沃尔玛将获得京东新发行的约1.45亿股A类普通股,约为京东发行总股本数的5%,根据协议,沃尔玛和京东将在多个战略领域进行合作。

未来,沃尔玛与京东的合作,能否为其O2O业务带来突围,还是一个未知数。来源:证券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