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希尔中文网站 > 基金 > 家住杭州建北桥附近的小陈看着满大街的车,目前滴滴出行全平台的日均订单突破了1000万日订单量
2020-01-24
家住杭州建北桥附近的小陈看着满大街的车,目前滴滴出行全平台的日均订单突破了1000万日订单量

将“互联网+出行”做的风生水起的滴滴出行,最新的融资正在进行时。近期,滴滴出行战略副总裁朱景士透露,滴滴出行的新一轮融资即将完成,在投资市场环境平淡的情况下,仍然获得了国内外众多投资机构及新老股东的支持,公司最新估值远超此前各种渠道的传言。  “滴滴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接近盈利,目前四百个城市中已有近三百个盈利”。朱景士透露。在融资的同时,滴滴出行打入Uber美国老家进行布局的大胆却又水到渠成的行为,不少业内人士表示看好。  随着出行市场的逐步扩大,无论是从技术、还是营销,整个行业都有了质的飞跃。滴滴出行高级产品总监罗文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时谈到,目前滴滴出行全平台的日均订单突破了1000万日订单量。“我希望的是技术和产品持续去推动滴滴出行的订单量,而非补贴”。  大数据让平台更高效  2015年,对程维来说既甜蜜又苦涩。急速飙涨的数据让滴滴有了巨头相——估值从年初合并后的50亿美金上涨至165亿美金,员工数量将超过5000人。它已经切走中国出行市场80%的蛋糕。  滴滴出行的成绩似乎离不开“补贴大战”。就好像国内其余互联网领域崛起之时一样,滴滴出行从出生便伴随着促销。但这些新业务发展初期的补贴政策,在罗文看来,是为了拉高用户活跃度的,而在现阶段,大数据让平台更高效,补贴的发生会更精确。  罗文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用户粘性,尤其是司机端主要依靠每小时收入数据观察。当司机进入一个大流量的平台,因为订单的增多,司机每小时的收入就会随之提高。数据显示,滴滴平台上“快车拼车”可帮助司机提高近20%的每小时接单量,增加收入超过30%。  而在每小时接单效率提高的同时,滴滴出行对于司机端的补贴也正在发生变化。当下更多的是依靠大数据分析进行精确投放,通过分析不同地方、不同城区甚至时间段来进行补贴多寡的分发,在减少补贴的成本之下,也能满足用户的需求,“比如北京的昌平区在晚高峰期并不高峰,而在非高峰期时发生拥堵,我们就会进行补贴以及司机溢价的调节”,罗文表示。  打车痛点:期大数据解决承载率  随着互联网+出行市场的发展,产品痛点也随之而来。在罗文看来,如何平衡用户端和司机端是比较棘手的问题。  从籍籍无名到日订单超过1000万,滴滴出行只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相比之下,淘宝订单从零到千万用了八年。而且较之电商的情况,移动出行渗入二三线市场还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分析人士预计,三年后滴滴的日订单或许是现在的十倍,达到一亿。而程维年初曾表达了对滴滴出行未来的预期——“3313”规划。即未来三年,每天服务3000万用户和1000万司机,三分钟内车到面前,它几乎已取代小米成为中国互联网界最令人期待的拟上市公司之一。  若想实现规划,需要在产品体验、营销等方面继续颠覆行业。不过,滴滴出行,乃至整个行业目前面临的痛点十分关键:用户是否能叫到车和司机接单的积极性的平衡是最大的矛盾之一。  “专考虑到很多司机师傅有偏好,比如有些希望边接单边顺路回家。我们开发了实时目的地功能。”,罗文表示,比如在北京朝阳区的司机希望会昌平区的家,滴滴出行会设置昌平方向,自动接单昌平方向的单子。这样,能变相提高司机的承载率。  除此以外,动态调价也是提高司机接单意愿的方式,比如有时候去回龙观,回程时可能无人打车,滴滴也在研究动态调价的问题,而不是单纯的区域调价,调度司机的积极性。

近期,滴滴出行战略副总裁朱景士透露,滴滴出行的新一轮融资即将完成,在投资市场环境平淡的情况下,仍然获得了国内外众多投资机构及新老股东的支持,公司最新估值远超此前各种渠道的传言。

“这两天出门,能走路骑车的就别开车坐车了。”家住杭州建北桥附近的小陈看着满大街的车,有点心塞,“真是哪儿哪儿都是车。慢,堵!上周四下午5点多,老妈忽然生病发烧急送医院,我加价叫了辆滴滴专车去市中医院,等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到,最后结算的时候一看,嚯,51元!”小陈的亲身经历要是发到网上,估计会有很多杭州网友跳出来表示感同身受。

“滴滴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接近盈利,目前四百个城市中已有近三百个盈利”。朱景士透露。在融资的同时,滴滴出行打入Uber美国老家进行布局的大胆却又水到渠成的行为,不少业内人士表示看好。

威廉希尔官网中文平台 ,于是,“滴滴为何打车难、打车贵,Uber前员工和滴滴现员工给出了两个不同解释”等一系列关于打车软件的文章,昨天在朋友圈中刷屏。

随着出行市场的逐步扩大,无论是从技术、还是营销,整个行业都有了质的飞跃。滴滴出行高级产品总监罗文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时谈到,目前滴滴出行全平台的日均订单突破了1000万日订单量。“我希望的是技术和产品持续去推动滴滴出行的订单量,而非补贴”。

司机在线数量下降近25%

大数据让平台更高效

订单数量增长了30%

2015年,对程维来说既甜蜜又苦涩。急速飙涨的数据让滴滴有了巨头相——估值从年初合并后的50亿美金上涨至165亿美金,员工数量将超过5000人。它已经切走中国出行市场80%的蛋糕。

这个事儿先是从知乎上热闹开来的,因为有一大波网友在讨论为什么2017年初打车难。紧接着,1月21日晚,个人信息标注为“滴滴出行高级产品总监”的知乎用户“罗文”发文称:“我自己也觉得这两天在北京打车与之前相比,等待接单、接驾的时间更长,也更容易被动调价。后来,我去后台看了一下数据,找到了造成这一波‘打车难’的原因——春节来了。”

滴滴出行的成绩似乎离不开“补贴大战”。就好像国内其余互联网领域崛起之时一样,滴滴出行从出生便伴随着促销。但这些新业务发展初期的补贴政策,在罗文看来,是为了拉高用户活跃度的,而在现阶段,大数据让平台更高效,补贴的发生会更精确。

“罗文”给出了一张手绘数据图,数据图显示,随着春节的临近,司机在线数量下降了近25%,而订单数量则增长了30%。“罗文”认为:“这场来得早、峰值高的春运,威力堪比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造成了供需差值加大。”

罗文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用户粘性,尤其是司机端主要依靠每小时收入数据观察。当司机进入一个大流量的平台,因为订单的增多,司机每小时的收入就会随之提高。数据显示,滴滴平台上“快车拼车”可帮助司机提高近20%的每小时接单量,增加收入超过30%。

昨天,钱江晚报记者从滴滴证实了“罗文”的身份,确实是滴滴出行高级产品总监。同时,滴滴方面也不再就此事出官方声明了,罗文在知乎上发表的文章可以代表滴滴的观点。不过,有一点需要指出,杭州市场的滴滴已经将近一年没有涨价了。

而在每小时接单效率提高的同时,滴滴出行对于司机端的补贴也正在发生变化。当下更多的是依靠大数据分析进行精确投放,通过分析不同地方、不同城区甚至时间段来进行补贴多寡的分发,在减少补贴的成本之下,也能满足用户的需求,“比如北京的昌平区在晚高峰期并不高峰,而在非高峰期时发生拥堵,我们就会进行补贴以及司机溢价的调节”,罗文表示。

罗文的文章看着有理有据,但随后,一位自称是Uber中国前员工谈婧的知乎用户回复:“作为曾经的专车行业从业者,我认为造成现在这种状况的根本原因是滴滴的派单逻辑存在问题,导致其引导了司机的故意加价和接单速度慢。”于是,司机会更愿意接加价的订单,而乘客往往需要反复加价才能叫到车,双方都浪费了时间,用户也花了更多的钱。

打车痛点:期大数据解决承载率

杭州网友

随着互联网+出行市场的发展,产品痛点也随之而来。在罗文看来,如何平衡用户端和司机端是比较棘手的问题。

纷纷吐槽滴滴打车难

从籍籍无名到日订单超过1000万,滴滴出行只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相比之下,淘宝订单从零到千万用了八年。而且较之电商的情况,移动出行渗入二三线市场还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对于打车软件最近的打车贵、打车难,杭州网友也颇为感同身受。

分析人士预计,三年后滴滴的日订单或许是现在的十倍,达到一亿。而程维年初曾表达了对滴滴出行未来的预期——“3313”规划。即未来三年,每天服务3000万用户和1000万司机,三分钟内车到面前,它几乎已取代小米成为中国互联网界最令人期待的拟上市公司之一。

经常上夜班的小刘表示,最近他在晚上11点以后打车,滴滴快车常常跳出来加价1.5倍的界面,他想不通,为什么这个时候还算是需求高峰?记得最早用滴滴的时候,他曾经打车去富阳,各种补贴加上去,最低时只要花六七十元;而到去年下半年打车去富阳,至少要130多元,高峰期更是昂贵,不如叫出租车方便了。“回忆起滴滴最早的低价,就像做了场梦。不过,当时也怀疑太低的价格不会维持多久。”

若想实现规划,需要在产品体验、营销等方面继续颠覆行业。不过,滴滴出行,乃至整个行业目前面临的痛点十分关键:用户是否能叫到车和司机接单的积极性的平衡是最大的矛盾之一。

媒体人小张表示,现在常常遇到坐专车比快车便宜的情况,因为专车不涨价,而快车经常要上调价格。比如前天他去下沙,去的时候快车加价到39.8元,回程时索性就用了专车,打完折后一看,才32元,比快车便宜。

“专考虑到很多司机师傅有偏好,比如有些希望边接单边顺路回家。我们开发了实时目的地功能。”,罗文表示,比如在北京朝阳区的司机希望会昌平区的家,滴滴出行会设置昌平方向,自动接单昌平方向的单子。这样,能变相提高司机的承载率。

核心问题

除此以外,动态调价也是提高司机接单意愿的方式,比如有时候去回龙观,回程时可能无人打车,滴滴也在研究动态调价的问题,而不是单纯的区域调价,调度司机的积极性。

或许在于供需失衡

有观点认为,网约车市场上,滴滴近乎垄断,所以它才要通过加价的方法来牟利。

但是从记者调查的情况看,主要还是供需矛盾造成的。到了年底,乘客的出行需求增加,是毋庸置疑的。与此同时,外地网约车司机纷纷回家,也让供给端减少。

问题之所以在阳历新年、农历春节前爆发,除了遇上一年一度的出行高峰外,还因为2016年年底公布实施的网约车新政的效果开始显现了。以上海滴滴为例,滴滴方面公开的数据显示,上海已激活的41万余司机中,仅有不到1万名司机具有上海户籍。按照新政规定,司机群体将减少70%以上。供给大幅减少,价格必然上涨,甚至出现供不应求。价格贵、约不到车,就可以理解了。

记者从滴滴方面了解到,杭州市场的司机减少不像上海那么明显,而且新政在杭州有4个月的过渡期,现在很多司机都在努力考证,考出后就能正常上岗了。而从新注册的司机数量来看,也在正常范围之内。

说白了,网约车就50辆,有100个人要约,加价、等候,在所难免。核心问题还是供需不平衡问题。

但对于滴滴这样一家C2C的网约车平台而言,司机的数量和乘客的感受也是急需解决的问题。有观点认为,或许可以从两方面去解决这个问题。一是,乘客不妨试着使用其他叫车软件。二是,滴滴等平台可对“动态调价”进行封顶(事实上,他们已经这么做了)。